目前日期文章:200503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紀錄片麥胖日記(Super Size Me)是一個導演連吃麥當勞一個月,包括三餐都吃,店員詢問要不要大號餐都說要,最後白老鼠自己胖了十二公斤加上一身疾病的故事。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民進黨的大師遇上聖人,愛台灣光環碰撞出的火花應該照亮的黑洞,是台灣應該有政策辯論的空間,沒有任何政治正確、道德標竿應該掩蓋國會席次減半的理性討論。所以請放下誠信立國、堅持改革等煽動性的語言,仔細檢視有關國會席次減半的論點有多少足以服眾吧。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像馬英九這樣的政治人物,為什麼可以是明星,而且一直走紅?由於身邊泛綠的朋友男生都恨他入骨,女生對他倒都還印象頗佳,我努力想找出帥以外的答案。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曲終主角也一心要散的阿妹事件,因為游院長的談話又點燃了零星火氣,還有副總統加入戰局。其實阿妹國歌事件凸顯的是三方面的腦袋不清和能力不足:處理台獨議題無力的中共、面對中共只有嘴巴有力的政府、和危機處理失力的唱片公司,張惠妹!只是一個原本有機會以台灣身分揚名華人唱片屆,卻意外成為三方犧牲品的可憐音樂人!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羅太太事件經過數天的發展,起碼可以確定一個事實,就是政府的回應有多個版本,隨媒體掌握的證據和輿論的批評有變異性發展。這樣的現象值得總統府給一個清楚的說法,就是如果事實只有一個,為什麼第一時間總統不能給人民現在政府口中合情合理合法的解釋?總統府之前對媒體一張照片說整個故事不滿,現在應該由總統府拿出派車和輪休記錄舉證自己的故事是事實,並針對說詞不一公開致歉。 面對批評,8/1的聯合報報導一位黨籍立委透露,日前總統府與派系高層人士溝通,希望黨籍立委的批判就此打住,「大家發洩夠了就好」;曾經公然批評總統府處置不當的立委如李文忠等人,都接到支持者的謾罵電話,承受極大壓力。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總統大選之後泛藍一場場示威抗議被認為缺乏論述深度和清楚陳述,其實這是因為這次抗爭的訴求複雜到民眾難以清楚釐清自己的情緒,並予以清楚表達。說穿了,就是一句話:這不是一場公平的選舉!一言以蔽之,人民要真相爭公平!許多社會或政治學者紛紛表示這次的抗爭是泛藍群眾「認同」的認知和台灣意識出現扞格,問題是這樣的說法不能解釋為何上次陳水扁不到四成的票數當選總統,泛藍群眾除了對當時的國民黨黨主席進行抗爭活動,未有其他激越的言行表現,陳水扁就職時甚至能擁有八成的滿意度支持,這次陳總統以過半支持度當選總統,抗議卻日趨激烈且餘怒不歇?這是一種自選戰開始,執政黨以國家預算的補助進行地方割喉戰;堅持要公投兩個不論開票結果,都已經決定要執行的題目;手下的中選會連要不要合併領票都可以討論多時且決策反覆;到最後一天,正副總統輕傷卻啟動國安機制,掌握媒體和所有消息來源,擠壓對手競選宣傳的最後一根稻草,不公平的感覺終於壓垮了民眾的理性堅持。槍傷為真,但是執政黨在槍擊僅傷及總統表皮脂肪層,總統可以步行進醫院,傷勢輕到總統自己都未能在第一時間發現自己中槍的情形下,要到晚間十點之後才能以錄影帶的方式讓總統現身;在呂副總統兩點多回報兩人皆無大礙後,邱義仁卻仍然有「總統脫離生命危險」,「總統體內有子彈」等容易引人誤解的說法流出,執政黨操作槍擊事件有沒有造成大選不公,從民進黨立委沈富雄,到各家民調都表示,槍擊案使得連宋流失最多十個百分點的優勢,讓選戰一夕翻盤。尋常百姓以威脅利誘的方式影響一張選票的意向都要吃上官司,執政黨以預算利誘,以和中共一國威脅,以操作總統受槍擊博取同情和壓播對手的質疑,這樣大辣辣的影響數十萬票的意向,要人民如何嚥下這種對不公平的憤怒?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電子報時不經意的點開一個視窗,那是吳淡如和吳若權聯合書展的廣告,賞心悅目的作者美照和溫柔堅定的樂觀書名,讓人忍不住想︰若是擁有這本書,是否可以擁有和作者一般的幸福?要快樂要幸福,要堅強要上進的勵志內容,搭配如何談感情過生活的意見分享,溫言軟語中為讀者排憂解惑,作者也繼續累積自己幸福人生所需的積蓄。沒有人有興趣深究作者的幸福是來自經濟和社會階層的優裕?還是作者的人生智慧著實令人仰慕?不過值此亂世,如何安身立命確實是首要課題。孔老夫子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能在台灣堅持快樂享受幸福,需要的是處事哲學還是制度化的各項保障?也許有人會說: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人微言輕還是修身養性比較實在。果其然,此類暢銷作家取財有道且功在社稷,不知拯救多少人於水火之中,贈印佛書的功德都及不上,然而回身真實世界,連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都難得的台灣人,幸福該建築在什麼樣的基礎?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時小社論選戰期間「這就是負面抹黑」一文,以國民黨擷取李遠哲的談話為例,要求民眾注意負面文宣的嚴重性,小社論中表示「李遠哲昨天動怒、說重話,要求某陣營撤除扭曲其發言原意的電視廣告,否則對該陣營領導人『連最後一點尊敬都會消失很多』,也已凸顯選戰負面文宣的嚴重性」。筆者認為中時作為一家甚具公信力並一直維持中道力量的媒體,上述評論顯有引喻失義之嫌。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人民固然在國家認同和發展方向上有路線之爭,但是不分黨派出身,對於民主的價值都有一樣的認同和堅持,這也是台灣足以抗衡中國大陸最重要的武器。本次大選被形容為疑雲重重,CNN民調有六成以上的網友認為大選不公,泛藍支持者久聚不散,在信心基礎薄弱的情況下,於情,基於人心的安定本就該立即驗票釋疑。於理,國民黨中央不斷獲得的各種大選不公的檢舉,包括選務人員已遭懲處的嘉義小女孩投票一事,雖然不能證明本次大選有做票情形,但是執行選務不夠嚴謹已經是事實,當差距如此接近時,重新驗票的要求不應該是被一句“提出證據靜候司法”四兩撥千金。民主制度下領導人的產生是依靠選舉制度,選舉制度就是數人頭,民主是一票一票數出來的,不是一票一票正確無誤的數出來,當選就沒有正當性,沒有正當性的民主無法為領導人背書,面對選票的爭議,更不能一言以蔽之的推由曠日費時的司法制度解決,因為不在520總統就職前一票一票,錄影存證的數出確實的票數,就職的總統將永遠在不具正當性的陰影之下統治,這樣的民主不是民主,台灣引以為傲的民主將成為人民心中的傷口,反覆提醒著民主不過是換一批人在朝遂行壓迫,換一批人在野悲憤抗爭,台灣的民主走了這麼多年,如果不能有一點進步的感覺,不過是加速中共接收台灣的腳步,因為島內的民眾對共同的國家領導人是否具有足夠正當性都存疑,對於領導人上行下效,風行草偃的期望無異緣木求魚,國家政策的推行也必窒礙難行。當差距如此之小,當疑慮如此之巨,不只泛藍候選人落選政府應該立即驗票,泛綠候選人落選也同樣應該享有這樣的權利,這不單是落選者的權利,這是擁護民主制度的選民的權利,在520總統就職前全面驗票,一票一票數出當選人,落選者願賭服輸,當選者的地位合法正當,全民也才能繼續相信民主制度,平心靜氣的弭平對立,台灣才能真正走過撕裂的傷痛展望未來。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針對聯合報3月24日刊載台大社會系教授、澄社社員林鶴玲「疑點不等於證據激越豈能合理化」一文,筆者有以下不同意見。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周玉蔻要求陳文茜退出媒體鬧得沸沸揚揚烽火連天,在政媒不兩棲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之際,大家是否應想想事情的本質。這樣的道德高標在台灣現今的環境是否有其必要性,必須從政媒兩棲所造成的弊端來評估。我們反對政媒兩棲,不是因為這個人有兩個工作名利雙收,是因為媒體的職責是監督政治人物,陳文茜身兼媒體和政治兩職,身為政治人物卻又是媒體人,恐有迴避媒體監督的優遇。問題是台灣現在有這麼多頻道,也有各種政治或媒體勢力在監督陳文茜,不僅有周玉蔻的割席直諫,日前中國時報更以蘇東坡和佛印的小故事批評其對蔡英文的評價,更不要說民進黨諸公見縫差針恨之欲其死的監督力道。陳文茜在眾多頻道中佔據一個發言位置,對事實的陳述言責自負,對時政的評述可受公評,對自身的監督無可迴避,要求陳文茜退出媒體的重要性在哪裡?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面對元首遇刺和得票差距的爭議,社會上質疑的聲音和被指控者究竟誰該負起舉證責任?當所有的消息來源都掌握在政府手中,究竟是政府該儘速公佈正副總統傷勢和鑑定報告,證明不是自導自演,還是質疑者該積極提出證據證明槍擊是精心設計的競選策略?當票數差距極微,廢票出乎尋常的高且有極高數量出現在非都會區時,究竟是連宋要證明票有問題,還是政府要證明開票無誤?在辯論場上裁判判斷舉證責任時有句話:「違反推定者負擔舉證責任」。判斷推定不算困難,最明顯的推定是經驗法則,像是我們推定太陽由東邊升起西邊落下,所以任何說太陽西升東落者要負舉證責任。有些推定不若這類經驗法則如此明顯,最簡單的判斷方式就是想想一般人心中有無懷疑感。如果有人說台灣有八成的人支持一國兩制,很明顯的必須負擔舉證責任,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會懷疑這樣的說法是事實,所以這是違反推定的說法必須負擔舉證責任。以陳呂當選的事實而言,公投沒過半阿扁卻過關,美國也沒有在第一時間祝賀陳呂當選,再加上前一天的槍擊案,政府沒有立即公開所有訊息,拼湊起來的感覺就是一種奇異的不信任感。當政府掌控醫院和調查單位等所有消息來源,質疑者必須依靠國安局和醫院的人士報料,在資訊不對秤的情況下,有能力舉證的不積極舉證,沒有能力舉證的卻不斷被要求舉證,對釐清事實真相的幫助究竟有多少?誰當總統我們都是生活在台灣的同胞,選舉有輸贏但是對真理的堅持不能輸,除了口頭的針鋒相對,還請大家想想依據經驗法則,依照權力的邏輯,台灣史上第一次元首在投票前被槍擊,對手陣營第一次要求全面驗票,誰該負擔舉證責任?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