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面對已在立院成案的罷免案,陳總統不提答辯已經為冷處理罷免議題,將之拖過表決的危機處理定調,漸次集結的罷免勢力也得面對才開始就須結束的無奈,因為罷免最後不過關後續也什麼戲唱,阿扁又再一次以堅強的意志力渡過危機。追究政治責任的罷免假若過不了關,未來就算提出彈劾也是不了了之,泛藍應該好利用國會多數的優勢和沸騰的民怨,善用國會調查權來配合罷免案的提議。 大法官在釋字第五八五號解釋表示基於「立法院調查權乃立法院行使 其憲法職權所必要之輔助性權力」,提出國會調查權為「立法院為有效行使憲法所賦予之立法職權,本其固有之權能自得享有一定之調查權,主動獲取行使職權所需之相關 資訊,俾能充分思辯,審慎決定,以善盡民意機關之職責,發揮權力分立與制衡之機能」。國會調查權「不以要求有關機關就立法院行使職權所涉及事項提供參考資料或向有關機關調閱文件原本之文件調閱權為限,必要時並得經院會決議,要求與調查事項相關之人民或政府人員陳述證言或表示意見」。除了可以讓立委針對每日一爆料的最新發展進行為罷免蒐證,還可以讓質問調查具有強制性,立法院「對違反協助調查義務者,於科處罰鍰之範圍內,施以合理之強制手段」。還可以配合檢調的調查進度裡應外合,行使調查權於必要時可以尋求法院介入仲裁,「於具體案件,就所調查事項是否屬於國家機關獨立行使職權或行政特權之範疇,或就屬於 行政特權之資訊應否接受調查或公開而有爭執時,立法院與其他國家機關宜循合理之途徑協商解決,或以法律明定相關要件與程序,由司法機關審理解決之」。 泛藍今天有很好的機會可以以國會多數的優勢制定行使國會調查權的相關法律,卻陷入街頭民粹和媒體烏賊戰中不可自拔。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選定了同黨候選人口中泛綠選民偏好的郝龍斌,在現今執政黨弊案罄竹難書的狀況下,民進黨其實派任何人都很難守住李應元當年勉強維持的基本盤,不如就讓泛藍選民偏好的沈富雄試試吧!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