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公民,只是人民。在聽說有批人佔領了立法院之前,我連張慶忠是誰都不知道。但是我已經連續幾天很晚睡很早起,白天還不用睡午覺,這情況從前只有追看連續劇的時候會出現。我覺得這是因為我很擔心。

我沒有每天看台灣報紙,但是某天開始我臉書出現很多服貿文,多到我都不用看報紙也有很多正方反方的資料可以看。在這個過程中有兩件事情我很確定:1. 服貿協議對台灣的未來很重要 2. 正反方都很堅持自己是對的。在這個過程中我也發現了幾件我以前都不知道的事,例如:總統馬英九不知道什麼是鹿茸(我看過影片,不覺得是口誤)。中華民國的立法院和行政院是會被佔領的(我看過佔領行政院的影片,一度懷疑是馬江的空城計。以那種簡單進入的感覺,好像如果當初民眾選擇去官邸,貌似可以直接去臥房把馬英九拖出來)。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隔天行政院副秘書長蕭家淇接受訪問,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很氣太陽餅和屏東的蛋糕被偷吃。對我來說,國家有個重大政策要上路,馬政府是這種治國水平,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不關心。這也表示,我有可能會繼續發服貿文,不喜歡的朋友自己想辦法處理。

我一早就決定了要支持反方,因為我隨便想想就覺得服貿至少要有三方面的評估:政治(統/獨,傾中/傾美),經濟(各產業的賺賠和應對),社會(階級正義/財富分配),這絕對不是全部,要考慮的項目很多,這只是很粗略的直覺。然後馬英九的說明濃縮成一句話就是「我們準備好了,交給我就對了」。我看看被佔領的立法院,曾被佔領的行政院,看看蕭家淇,看看江宜樺...覺得他不止不懂鹿茸,他連幾個學生和公民團體都搞不定。從開記者會到強制驅離,沒有一件事情辦得漂亮,沒有一件事情沒有問題。這種程度和態度,我不相信他可以處理共產黨。這些年來他除了選舉選贏民進黨,官司輸給王金平,沒有什麼事情感覺很在意。現在他這麼在意服貿協議,我承認,我寧願他不做,也不想他做錯。有人覺得他一定不會錯,但是我不想冒這個風險,讓台灣再往某一方傾斜。我沒有哈佛學歷,看到演講稿上寫了鹿茸,如果我不確定是什麼,絕對不敢自己解釋,會選擇跳過不講,或是就這麼念過去。

從臉書觀天下,就算不知道正方多還是反方多,我也知道各自都有堅定支持者,這也表示攤牌的日子越來越近。身為中華民國國民,講著民主,自由,法治,擁有定期選舉的權利,這些代表什麼意義?台灣人要面對自己,負責的說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要求政治人物一個個說清楚,選票投下去就是價值的對立和路線的對決,然後由多數決定那個未來,少數早早面對現實。

我負責的告訴大家,我卒仔,只想維持現狀,不求更好就怕更壞,反正再等也就兩年,大家先想想,選舉再對決。小時候我爸問我壓歲錢要用抽的(有機會拿一萬),還是拿兩千,我就選了兩千,至少我有兩千。在馬英九剩下的任期裡,沒消息就是好消息,真的希望他讓大家休養生息,我想回歸我的小確幸。

, ,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