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早就支持了抗爭的學生,是太陽花運動的支持者。但是我看到黃國昌老師的一篇文,覺得有必要出面說明,讓大家知道反服貿陣營還有我這種人。

我必須明白的說:學運決策小組不要錯估形勢。我不知道有多少台灣人民會支持太陽花運動到底,但是我不敢說我會陪他們走到終點。對我來說,太陽花是個喚醒公民力量的社會運動,但對台灣民主是福是禍,還要看學生及學生身旁的團體怎麼做。

不管小太陽花們相不相信,姐我已經長得很像傳說中的絕種生物「中間選民」,也是你們口中的公民,我覺得,你們在330打了勝仗後該做的是接受談判,準備思考如何撤出立法院。大家330湊了這麼大筆籌碼給你們,是讓你們有資本跟馬總統談判,讓馬總統和中共重新考慮。搞佔領分寸要小心,不然就會變成被撲滅的準革命運動。

我不需要上民主講堂都知道,目前台灣賴以運作的民主制度就是代議政治,也就是說你們早晚要撤出立法院,讓各選區選出的民意代表決定服貿要怎麼處理。你們在立法院待得越久,越少人站在你們這邊,我不想看到你們這些優秀勇敢的新世代折損在這裡。

我美國時間的330也去洛杉磯的全球串聯挺太陽花,我生平第一次參加這種場子,是為了給台灣太陽花運動力量去壓迫國會議員,擁有跟馬主席談判的籌碼。目標是讓國會多數立委同意將服貿全案退回行政院,讓馬英九的服貿不能生效,等立法院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再依該法定程序重啟談判。雖然我心裡覺得國會法案就此讓你們審品質會比較好,但撤出立法院讓人民選出的代表議事就是你們一直在講的民主法治。

如果黃國昌老師或你們誰要出來選我都可以考慮支持,但現在只有那些人民選出來的議員可以解決問題。

我知道你們不相信馬英九,這也是我反對服貿的主因。但不相信歸不相信,他就是總統也是黨主席,還是要談到底。馬英九一開始也說絕不接受條件式對話,但是現在願意對話。莊先知都說馬英九就是軟弱的小孬孬,他就是會演戲而已。大家要去逼他演戲,一起演齣民主大戲。

如果今天學生就是要革命,怎麼搞我都沒話說,贏者為王。但是學生和身邊的老師,政治團體,公民團體既然都強調民主法治,那就要告訴學生,什麼是民主法治。這幾天我看到好幾次孫中山登場救援,我希望學生想想,孫中山革命成功,共產黨革命成功,之後的中國是什麼樣子?民主很沒效率,民主讓人焦慮,但是台灣的民主制度真的還沒到絕望的時候。不管330辦得多好,請記得,國會才是戰場,能讓立委退回服貿才是勝利
, , , ,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