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去ptt找小孩,也在這裡分享一下我寫的文。(裡面的觀點和文句來自一位學者,我覺得他說得很好但是小太陽花們不一定看得下去,所以我重新整理摘要了一遍)
---------------------------------------------------------
今天我想談一下怎麼擺脫小屁孩紅衛兵的疑慮,提供學生更多戰略(不要再罵龍太后了,思想薄弱就薄弱,大家一起讓思想再充實點)

1.再強調先立法再審查的重要

民眾對於開放的項目,幅度,與速度都有嚴重疑慮,整件事應採取更為穩健的方向進行。現行版本缺乏足夠的彈性調整與煞車的機制,請馬總統/馬主席正視國內民主程序的需要 (態度嚴正用語專業的把話說清楚,一遍又一遍)

2. 要比馬總統更有禮貌,看起來更像法學博士

告訴民眾在國際法及條約實踐上,政府的說法是經不起檢驗的。對外條約和兩岸協議內原本就保留了民主控制的可能性。如同許多專家所指出的,在各國及我國雙邊條約實踐中,國會附條件通過、修改後通過、部分重談,乃至全部砍掉重練都有前例。這不但不損害台灣的「誠信」,反而正反映台灣是民主政體。

大陸不接受重談不接受修改沒關係,就問馬總統:中華民國是不是一個國家?需不需要讓外界認識到台灣是個民主政體?

3. 反黑箱中的「黑」講的是不充分的民主參與和民主控制,要有這個民主機制少數服從多數和多數尊重少數才能找到平衡點。

先立法再審查是為了強化民主控制,除國內法制,還包括對外談判及協定文本。
政府不要再說過去怎麼做了,我們要的是更好的未來。假設兩岸間談出的東西,能夠建立一套漸進式開放服務貿易的進程,並在開放初期配合台灣社會條件及民主政體的需求,將逐步檢討、評估、調高的彈性機制,內建到約文之中,這樣的服貿版本送到國會,將會比較容易通過(你總不希望老有人去佔立法院吧?)

4. 給馬總統正確答案。邀請他接受退回服貿拿出更好的版本

執政者如果堅持「對台灣好」,就將現行版本提昇為2.0版,並向人民清楚交待理念。比如馬總統可以說:「我們清楚聽到人民的聲音,並充分體認民眾的疑慮,因此,我們的2.0版僅是開放的第一步,並充分內建了調整與煞車的機制,諸如……」,這樣,聽起來不是容易接受多了嗎?對於中國大陸,則可以講:「台灣是個充分民主的社會,且絕大部分的民意對於兩岸服貿,有不安全感。因此,為務實爭取通過國內政治程序的機會,本協議的理念必須改弦易轍,以漸進推動、審慎穩健為原則」。對國際,則可以講:「由於兩岸情勢的特殊,人民對於與中國大陸的經貿開放,戒心較大,但這不影響我們推動與其他國家貿易自由化的決心」。

很多男生不懂女生鬧半天只是想聽到一句我愛你,你們就明白告訴馬總統你們想聽到他說什麼,不然我看他是猜不透

5.浪費時間是為了有更好的明天

沒錯,退回服貿兩岸協議的文本內容會變得複雜得多,而且對方可能不願意跟台灣談,但當前的局勢很明白:這些不但是在民主政體下執政者應該給人民的安全閥,也是為保留服貿這個idea還有一絲推動希望的,不得不付的代價。請總統以蒼生為念,先接受法律技術層面可協助解決的事情再加以仔細設計,請先解除民眾信任危機。

接受先立法再審查服貿,對台灣是好的。在對大陸關係上,台灣可以藉此機會提昇兩岸協議的規範密度,將現行版的疏漏條文,提昇到2.0版,將其設計成適合國內民主政體的模式。這不僅釋放給對岸強烈的訊息,更是一個維護人民主權應有的基本立場,並可以為日後的兩岸協議,立下典範。

6. 馬主席接下太陽花,歷史定位就是愛國愛民,我們會一直愛他

如果對岸不是那麼真切的知道民主是怎麼一回事的話,政府應該藉服貿爭議這個例子,讓他們知道台灣民主的實況,而不是轉身以「我過去都這麼做,這次為什麼不可以」,或「對方期待我們趕快過/對台灣好趕快過/不過會後悔,所以少橫生枝節」這樣的姿態來面對國內大眾。

人民不能接受的,是「以國際壓制國內」的姿態,不接受退回服貿反映的是行政團隊的怠惰。負責任的執政者,是真實的服務人民,認清台灣民主的價值與必要性,並進而(至少要嘗試)靈活地「以國內反攻國際」,同時容納民主程序與對外談判,才是防衛台灣民主的正路。

以上內容整理自:
宋承恩(英國牛津大學博士候選人)
重談服貿真的不好嗎?同時容納民主程序與對外談判

最後,鐵桿深綠拜託裝一下,現在連死忠台獨阿伯都知道抗議要拿中華民國國旗,以後要換可以換。請大家相忍為國,不要老想著革命。

, , , ,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