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總統大選之後泛藍一場場示威抗議被認為缺乏論述深度和清楚陳述,其實這是因為這次抗爭的訴求複雜到民眾難以清楚釐清自己的情緒,並予以清楚表達。說穿了,就是一句話:這不是一場公平的選舉!一言以蔽之,人民要真相爭公平!許多社會或政治學者紛紛表示這次的抗爭是泛藍群眾「認同」的認知和台灣意識出現扞格,問題是這樣的說法不能解釋為何上次陳水扁不到四成的票數當選總統,泛藍群眾除了對當時的國民黨黨主席進行抗爭活動,未有其他激越的言行表現,陳水扁就職時甚至能擁有八成的滿意度支持,這次陳總統以過半支持度當選總統,抗議卻日趨激烈且餘怒不歇?這是一種自選戰開始,執政黨以國家預算的補助進行地方割喉戰;堅持要公投兩個不論開票結果,都已經決定要執行的題目;手下的中選會連要不要合併領票都可以討論多時且決策反覆;到最後一天,正副總統輕傷卻啟動國安機制,掌握媒體和所有消息來源,擠壓對手競選宣傳的最後一根稻草,不公平的感覺終於壓垮了民眾的理性堅持。槍傷為真,但是執政黨在槍擊僅傷及總統表皮脂肪層,總統可以步行進醫院,傷勢輕到總統自己都未能在第一時間發現自己中槍的情形下,要到晚間十點之後才能以錄影帶的方式讓總統現身;在呂副總統兩點多回報兩人皆無大礙後,邱義仁卻仍然有「總統脫離生命危險」,「總統體內有子彈」等容易引人誤解的說法流出,執政黨操作槍擊事件有沒有造成大選不公,從民進黨立委沈富雄,到各家民調都表示,槍擊案使得連宋流失最多十個百分點的優勢,讓選戰一夕翻盤。尋常百姓以威脅利誘的方式影響一張選票的意向都要吃上官司,執政黨以預算利誘,以和中共一國威脅,以操作總統受槍擊博取同情和壓播對手的質疑,這樣大辣辣的影響數十萬票的意向,要人民如何嚥下這種對不公平的憤怒?

示威抗議被要求尊重司法,體制內解決,問題是司法不能解決大選不公平的死角,僅以槍擊案的操作,政府第一時間不出面澄清還營造模糊想像空間,司法要怎麼還民眾公道?民眾要罷免陳水扁,卻驚愕的發現人民不能直接罷免總統,如果要公投讓人民有罷免權,還必須先選出任務型國大修憲,然而憲法所言以比例代表制產生任務型國代的產生辦法都還沒立法,連要修憲都還不知道可以怎麼修。易位而處,泛綠教教泛藍如何逼執政黨講出來有多少戰備和非戰備兵力不能投票,逼執政黨對公投花數億卻沒過負責,還有最重要的,怎麼處置陳水扁總統政策買票,為人戴帽,靠一顆子彈當上總統引起的非議?這些不滿比當年「老國大要退職,台灣人要有自己的代表」的訴求複雜太多,也難以簡單的步驟解決,這是泛藍說不清楚訴求的關鍵,但是從大選驗票的司法進展遲緩,國安機制的運作細節連立委都問不出來,到靜坐的學生先被抬走,後被總統設計於大堆頭會面中摸頭,都讓民眾在不公平的感覺上再加上一股濃重的恐懼,一種陳冤難雪申訴無門的悲憤,讓大家走上街頭一次比一次激動。請批評泛藍抗爭的人想一想,如果是輸不起,四年前為什麼不抗議陳水扁?如果是不能適應新的身分認同,為什麼不是沈默出走冷淡隔離?陳水扁從三分天下獲勝,台北市長的八成滿意度,第一任總統就職時的八成滿意度,到以過半優勢連任,卻周周有抗議,還相約520,泛藍以前為什麼輸得起?泛藍難道過去沒有認同問題?沒有定罪不是無罪,說不清楚不代表沒有問題,泛綠不要再逃躲,泛藍不要混街頭,聖嚴法師說:「面對,接受,解決,放下。」泛綠不要以法治和體制逼人民接受和放下,泛藍趕快面對國親矛盾,解決不能驗票也不能罷免的困局,媒體批評410的暴力攻擊,也請等量齊觀,談解決和放下,請先面對,問題的本質,是因為不公平的官逼民反,把人民逼上凱達格蘭!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