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政府以危機處理能力見長,幾位優異的縣市首長晉升為部長之後,也都面臨了前所未有的挑戰,親身示範道歉政治學。行政院長的恐怖平衡說引發互相毀滅輕賤人命的質疑,內政部長為戶政司長的咆哮疑雲站上火線,外交部長以鼻屎和男性生殖器批評新加坡,當爭議越來越多,質疑越演越烈,道歉作為一個危機的停損點,應該為當事人以及權益牽涉其中的人民帶來更多反省,讓道歉不只是「知過」的一種姿態,更是真心悔悟之後,「能改」的保證。

游院長對中共「你打台北我打上海」的恐怖平衡論述,行政院發言人予以澄清:台灣不會主動挑釁只是預防攻擊。其實軍購本來就是恐怖平衡,嚴格而論,游揆不算失言。只能說這種事只能做不能說,這樣大聲嚷嚷,好像回到冷戰的思惟,對主流國際社會而言,是政治不正確的,也容易讓中共覺得,美國支持台灣以戰止戰,增高兩岸衝突的風險。如果以較高的道德標準來看院長的發言,議者憂慮的是院長眼中只有敵人沒有人命的態度,當一個領導人發動戰爭的考慮單一到你打我我就打你,無視於兩岸經濟和社會上的相依,無懼於中共受刺激後的後續反應,當台灣的軍購成為兩岸軍備競賽的引信,如何讓人民相信軍購是為了己身的安全,莽撞的執政當局不會挾武自重擦槍走火。游院長應該向被質疑國家忠誠的反軍購者道歉,因為人民參與公共政策的熱情應該被鼓勵。游院長應該向兩岸的人民道歉,因為政黨的窮兵黷武不該以人民的身家性命為質押,如果院長真以和平為本,以自保為先,就不需要澄清,因為澄清都是出現在困惑已生,就像道歉總是出現在傷害已成。

內政部長蘇嘉全說戶政司長「委屈」,因為她沒有咆哮個人隱私又被公佈,並親自陪同司長謝愛齡至戶政事務所致歉。言談間並「佩服」台北市政府公佈錄影帶的做法。在謝司長三鞠躬道歉並帶月餅拜訪基層人員之後,蘇部長的言辭卻有混淆視聽之嫌。首先,謝司長夫妻最初表示沒有朝辦事人員丟紙條,沒有表明司長身分,沒有爭吵過程平和,和戶政事務所的說法不合,難道不應該檢視錄影帶釐清曲折?公眾場合拍攝的錄影帶且涉高階公務人員誠信和濫權,難道民眾沒有知的權利?當民眾在錄影帶中清楚看到謝司長的夫婿將揉掉的須知丟進櫃台,兩夫妻超過辦公時間還未離去,即便沒錄下聲音的錄影帶不能證明謝司長咆哮,她都不委屈,因為她在戶政事務所櫃台辦事的身影不是什麼了不得的隱私,她夫婿揉掉須知投向櫃台的舉止,已經是對戶政工作的侮辱,也證明他們之前所言不實。謝愛齡咆哮事件影響的不是中央與地方的和諧,蘇院長應該知道,這件事反應的是民眾對內政部長處理下屬瑕疵的態度。部長對部屬道德和能力的缺失不見檢討,還幫著屬下情緒化和政治化。如果道個欠還要強調自己的「委屈」順道放個暗器打擊敵人,道歉的教訓在哪裡?

外交部長陳唐山的失言更是讓台灣國民一體蒙羞。從第一夫人到立委,民進黨官員幾次以台語發言時引發粗俗之譏。本土和閩南語的特質都不應再成為替罪羔羊,應反省的是在文明社會的發言尺度,和在媒體世代訊息傳遍千里的認知。執政的民進黨不是在跟某一小群人對話,不論是政策的考慮或是訊息的傳遞都應以全國人民為對象,並時時記得台灣不是世界的中心,是全球化下世界地圖上的一個小點,觀念正確,態度正確,就不會說出不正確的言語,站上不正確的位置。陳部長道歉道得很快,但是說出口的話散布的不但快,而且覆水難收。台灣的文化和政治形象已受嶄傷,只能希望部長的道歉是出自真心的醒悟,而非危機處理的決策,因為只有思考過的道歉,帶著心上悔恨的印記,不牽拖外在種種不利,不混淆己過人非,才能不重蹈覆轍。錯誤才會是學習的契機,付出的代價也才有意義。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