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第一場辯論會剛剛落幕,其中有若干現象值得台灣省思以資進步。這場辯論即便事前雙方簽訂長達三十二頁的規則同意書,規定雙方不得對對方提出直接詰問,不能對問題進行追問,但是辯論進行時卻依然時有交鋒,兩位候選人在辯論會都有不同於以往的表現,主持人冷調精準的風格更讓人見識到新聞工作者的專業素養。

美國總統辯論向來歷經冗長繁複的協商,近年來也漸漸建立了例行舉辦的傳統。今年比較特別的是規定一方發言時鏡頭必須鎖定發言著,不能將鏡頭帶到另一位候選人。但是新聞媒體卻依然不定時地採用分鏡地方式呈現候選人的反應,於是選民有機會看到布希頻頻喝水,有時顯得緊張和些許不耐。老布希曾經因為在城鎮會議模式辯論(town hall meeting,選民可直接提問)時看錶引起負面感受,雖然他辯稱是擔心柯林頓把時間用完,不是對選民的提問不耐,還是影響了支持度。高爾在和小布希辯論時嘆氣的表現也遭受批評。由於布希陣營曾放話如果協議事項被破壞,將拒絕參與接下來的辯論,因此,美國新聞媒體膽敢不甩這項規定,堅持他們認為的新聞價值,拍下民眾想看的部份,不在乎總統的憤怒和候選人的抵制,實在令人敬佩。而在布希回應最後一個問題時,因為他的不切題,主持人竟然重新說了一遍柯瑞的質疑要求布希針對問題重新好好回答,布希當然是有點難看,但是新聞人的獨立性和批判性已在此役樹立了威信。台灣的民主若想要有利的監督,就是當政治人物不放棄控制媒體時,媒體能以美國媒體為師,以閱聽人為後盾,以捍衛人民知的權力為己任,讓政治人物難看。

兩位候選人的表現還是值得台灣有志參與政治者學習。主持人的提問內容事先並不會讓雙方知道,但是主題是確定的,可以預先準備,兩位回答第一輪問題時的表現都是很好的,不過主持人問得清楚犀利,敢面對這樣的檢驗,候選人是要有相當膽識和能力的。由於雙方都會在自己的回答中藉著自己和對方的比較進行攻擊,所以雖然規定不能對對方提出直接的問題,其實隱藏在回答裡的攻擊火力仍然很具殺傷力,因此雙方有再回應的時
間,這個部份柯瑞表現的比較好,布希幾次以柯瑞立場反覆無能領導的同樣字句回應柯瑞的不同攻擊,恐將被視為無力為己辯護。不過即使布希幾次顯得激動不夠穩重,還有在回答問題時翻看筆記延遲回應的情形,他時而感性時而強硬的演說,仍是國內總統辯論少見的精彩陳述。候選人無懼於承認錯誤的態度更是令人激賞,柯瑞在面對布希的攻擊時說:對,我在如何評論伊拉克戰爭上犯了錯誤,但是你在發動伊拉克戰爭上犯了錯誤。辯論的輸贏看得是最後的整體損益比,不是單點的輸贏,認錯認得乾脆補救補得及時,損益比做得清楚,比賽還是可以贏。對比台灣政治人物常見的死不認錯,或是有條件認錯,美國人認錯的方式真是比較高明。而不論是雙方輕鬆的互動或是結束時包括兩位夫人的擁抱握手,都顯得親切自然又禮數週到。美國人這種事前雙方把規則說清楚寫明白,辯論過程針鋒相對,辯論結束揖讓而升的表現,真的值得國內的嗆聲政治學好好反省。透過美國的總統辯論,我們看見民主是各抒己見但依禮而行,看見辯論可以是單一主題力求比較出差異,看見媒體可以是獨立且具批判性,當然,也看見美國人討論外交政策對台灣隻字未提。一場美國總統辯論,台灣應該發現,除了買武器,美國還有不少好東西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