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兩周,「壹週刊」都以揭人隱私的方式,圖文並茂地大幅報導未婚男主播和已婚女主播的緋聞;而原本對狗仔文化猶持批判質疑態度的主流媒體,不論平面或電子,均大幅跟進。我們不僅看到新聞媒體報導友台主播不倫戀情的見獵心喜,更看到兩位當事人所屬的媒體如何地以獨家新聞,專訪兩位當事人以為反擊,而在被踢爆所謂的「獨家新聞」只是「獨家謊言」之後,絲毫不見這家媒體對公器私用的檢討和自省。

這起事件無涉公共利益,劈腿和說謊傷害的不過是一家媒體的公信力。然而,在各家媒體瘋狂追逐這則新聞時,另一個「愛上女主播」的故事卻悄悄的傷害著每一家媒體的公信力。

國民黨由副主席率領數十名黨籍菁英與立委,啟動歷史性的破冰之旅赴中國訪問,某家無線電視台竟然派出與該黨立委熱戀的女主播採訪此一兩岸風雲。報載林益世委員曾稱呼此記者老婆,王金平院長某次受訪時更當眾詢問婚期。當受訪者和採訪者之間已是準婚姻關係,我們不禁懷疑:傳播媒體能夠有效監督制衡政治人物嗎?是什麼樣的媒體可以長期讓和立委談戀愛的記者主跑立法院?是什麼樣的動機,讓政治人物愛上女記者、女主播?是什麼樣的專業心態,讓負責報導監督的女記者、女主播,拋棄了「第四權」的矜持與自律,無可救藥地就是愛上了被採訪的政治人物?這則戀情同樣是由「壹週刊」見光,媒體主管不但沒有調動記者的採訪路線,該記者還幾次成為新聞主角,和立委雙雙因為緋聞增加曝光,讚他老實收他玫瑰這類的新聞都能見報,對媒體和記者專業形象的傷害絕對不下於陳潘戀情,卻不見媒體的批判和自省。

同樣是「愛上女主播」的戲碼,卻有著兩樣結局。與公共利益關連甚少,對民主政治品質幾無影響的男女情慾,佔據了所有媒體的版面和時段;但是涉及媒體對政治的監督與制衡能力的男歡女愛,卻沒有任何人願意真正嚴肅面對。

在兩位主播雙雙請辭之後,立法委員和跑他新聞的記者戀愛照談,依舊不見反省,不受抨擊。我只想問:同樣是「愛上女主播」的戲碼,為何在台灣卻有兩種截然不同的下場和結 局?這樣的道德檢驗標準,這樣的新聞篩選標準,造就了令人失望的民主政治和令人失望的桃色新聞。我們可以承受劈腿說謊的主播在台上來來去去,畢竟就像張雅琴說的,很多人不過是讀稿機,但是,我們是否真的可以讓受監督的政治人物和跑線記者眉來眼去,相信記者會大義滅親,委員不會濫用權力?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