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朋友家看了一部愛情電影,結束時我很鄭重的告訴她:你知道嗎?根據我多年的愛情經驗,我覺得,能不能在一起的關鍵就是有沒有緣份!

我和高中男友在一起七年,又花了三年才倆忘煙水裡,但是我從沒有告訴他,其實我高中時喜歡的男生不是他,我們在一起,只是因為他就是在我身邊,有那個緣份相處在一起。

持平而論,他大概只能排到第四,前三名全是我不知道名字的男生。

一個是高一時,我在植物園寫生時路過的建中男生,他湊近我身邊,略帶緊張的誇獎我畫得真好,他同學拉著他不耐煩的大喊:補習來不及了啦!我記得他被拉走時那個不捨 的眼神,那時,他只來得及問了我的學校和告訴我他的名字。

高二時,到故宮校外教學,我坐在展覽室的長沙發上埋頭寫筆記,萬壑松風圖好難,我專注的想著怎麼分析,就像在解一題快要解出來的數學題。猛然回過神來,身邊竟然已經滿滿的都是人!那是一群日本高中生,他們坐滿了我身邊的位置,站著的黑色身影把我團團圍住,圓圈的中間讓出一個位置,那是一個穿著黑色高校制服的男生,他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我看不見他的臉,他挺起胸膛抬起頭,說了一長串日文,又鞠了一個躬!這次,我看到他抬起的臉,和伸在我面前的手。我傻傻的跟他握了手,腦袋一片空白。四周響起一陣笑聲和掌聲,人群突然都散去,他坐到我身邊,用英文問我幾歲,我低著頭說sixteen,繼續寫筆記。然後,像夢一樣的,那些跟日本卡通和電影一樣的高校生都消失不見了。

高三時,有一次在福利社挑東西,突然有人喊我的名字,三四個男生推擠著一個男生到我面前。那是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白白的,我覺得他很帥。他看起來像是個被推舉著快折斷的人形立牌,紅著臉只說了句:Hi!立刻奔逃出福利社。回教室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他大概是理組的,長年躲在四樓的男生班,我從沒看過他。慌亂中我只看到班號,是個學弟。

我和這些男生都只有一面之緣,但是我相信第一眼的直覺,我一直相信愛情是心動的感覺。然而,沒有相識的緣份,沒有在一起的緣份,心動就只是有一點動心,動心成就不了一段關係。

我的愛情緣份論瓦解朋友心防。她說:我從國小一年級一走進教室就跟我媽媽說,我要坐在那個男生旁邊!我好喜歡他,他就住在我們家附近,長大後每天開車回家我都故意經過他家,但是從來沒有遇見他。好不容易他兩個表妹來跟我學鋼琴,我好高興,可是也只敢旁敲側擊探問他的消息,聽說他有女友了,但是教著他的表妹有他的消息也好。他爸爸在鄉公所工作,他當然不會記得我,但是我記得他,因為他都會騎車載那個男生上學。有一次我去鄉公所辦事,他竟然專程走出來,彎下腰對著正在填表的我端詳了半 天,大聲的跟四周的人說:喔!這個人跟我媳婦長得有夠像!我不記得我怎麼回到家的,只覺得我就要昏倒了!如果我積極一點,會不會,我也有機會嫁給他?我手很笨,但是我做過一個香包送給他,他回送我一隻筆。同學會上我們也會聊聊天,開開小學我們是班對的玩笑,可是就是沒有更進一步的機會。

最近流行純愛故事,但是純愛故事只有心碎的感覺符合現實,真實生活裡我們都沒有男女主角的緣份。只能繼續著思念總在擦肩後,純愛只在關係開始前,兩個女生一起看著愛情電影,感嘆著所謂的情深緣淺。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ㄚ美
  • 我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