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紐約州州長身為掃黃英雄又召妓的消息鬧的很大,不過最讓我吃驚的是,原來召妓可以這麼貴!州長花了十三萬台幣買一次性交易,昨天看到那個妓女接受訪問和刊登了她幾張照片的報導,她二十二歲,住在曼哈頓月租九萬台幣的公寓,看著照片我忍不住想,原來這樣的女生可以一個小時賺一千美金!

我跟我朋友說早知道當娼妓可以這麼賺,就應該去賣的,美國人好像有不少喜歡亞洲女生,而且最棒的是他們好像看不出我們幾歲,這樣神女工作生涯還可以比較長。

做妓女這件事最大的麻煩是性工作目前不合法。不過正確的方向應該是將之合法化,讓顧客可以合法解決需求,性工作者可以獲得保障。

認真思考當妓女這件事,確實是有很多考慮。例如:這樣爸媽應該會很抓狂。但是其實他們可以驕傲的告訴大家:我女兒從事的工作對社會的穩定有很大的幫助。在美國做妓女的女兒絕對比布希受人尊敬,在台灣也一定比阿扁更高尚。事實上如果阿扁可以買春搞不好可以正常一點,阿珍如果可以有個小狼狗可能也不用這樣愛錢。她的弟弟是律師,就算明知委託人是強姦殺人,如果他老闆接了案子,或是他是公設辯護人,也是要為對方脫罪。律師出賣良心,妓女出賣身體,每個工作都有它的工作成本。

可能有人會覺得妓女很髒,但是這是沒道理的抹黑。罵公廁髒有道理嗎?要是沒人使用就不會髒。正確的做法不是叫大家不要用公廁,是要勤打掃啊!

當妓女可能會嫁不出去。但是老處女也是嫁不出去,而且我沒當妓女現在還不是嫁不出去!

報導說州長是第九號恩客,第六號恩客是威廉王子的教父,喜歡被皮鞭和高跟鞋打。做為妓女可以接到這種案子當然是相當幸運,打打人就可以一小時賺上幾萬塊。但是人不可能天天過年。當妓女最可怕的事,是總是第一線面對各式可能的危機,十個客人裡可能有幾個有暴力傾向,會掐脖子或是虐待。可能有幾個有狐臭口臭 。要滿足不同顧客的需求,妓女們也是要克服內心的恐懼。不過像警察之類的工作也是相當危險。只能說學習一些攻擊防衛課程是相當重要的職前訓練。

日本A片演員曾經在接受訪問的時候表示,這樣的工作確實影響到擁有長期穩定的情感關係的能力。可以想像,妓女的心理狀況應該也是會受到影響。可能再也無法將發生性關係和愛連結,能夠真正信任對方,有是在make love的感覺。我們是否應該允許一份會磨折人性尊嚴和扭曲性格的工作合法存在?

但是這個問題仔細想想其實也沒有這麼嚴重。不然怎麼會有偷人內褲的副教授,和律師治國發生的種種現象。很顯然的現在很多工作都會打擊我們的人性尊嚴,扭曲性格,產生一些病態的症狀。不管是從事什麼工作,維持心理健康都是重要的。如果我是妓女,發現自己有一些負面情緒和想法,是一定要尋求心理諮商的協助,如果真的不能適應,當然應該放棄這份工作。妓女這行就像教師一樣,不適任教師會傷害學生,不適任的妓女也是會對顧客造成心理傷害的。

現在妓女這行也是貧富不均,因為州長聲名大噪的妓女把自己唱的兩首歌放上付費網站讓網友下載,單靠這份收入她就已經不用擔心每個月的房租。Penthouse 和Hustler也要找她當封面。當然未來是不是能一直大紅大紫是未知數,不過現在賺的錢省著點也是夠用的。

選擇妓女這個工作是個人的選擇。有些女生可能也曾經在發生關係的中途突然覺得:這傢伙實在該付我錢!如果說禁娼是為了維護身體和愛情的私密性,在現在這個社會更是顯得偽善。我個人是不覺得當妓女有什麼特別糟糕,每個人的忍耐度和環境不同,有他們自己的評估。只要是自願,他們自己承擔結果,別人也應該予以尊重。

我看不出來有什麼理由不讓性產業合法,每次聽到妨害善良風俗這句話就覺得很莫名其妙。讓這些女人因為不合法被黑白兩道剝削,性犯罪四處流竄,呈現出來的社會風俗就有比較好嗎?

當我因為拿不到訪問不斷糾纏受訪對象,或是為了需要人家的幫助和討厭的人微笑攀談時,我已經覺得自己很賤,像個妓女。但是覺得自己像個妓女和是個妓女是有很大的差別的,曾經有個朋友跟我說台灣的妓女大概六千,大陸的兩三千,還要被抽成。我不知道他們實際上可以拿到多少,有多少人是被錢,毒品,暴力逼迫賣淫。但是我知道,如果可以讓性工作合法,她們一定可以過的好些,也許這個社會的變態和精神病也可以少些。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路人甲
  • 為什麼想當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