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我都有一門課和一個大陸同學一起上課。我們相處還不錯,天氣很冷的時候我都會問他要不要載他一起回去。

終於我們上課的時候發言觸及了西藏問題。基本上我已經相當自制,只有說雖然現在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但是他們應該有權利表達意見和擁有自己的宗教和政治領袖。我在說的時候他就是一直笑,不是嘲諷的笑,聽起來沒有不友善,但是是哈哈哈的大笑。

我當時只覺得喔大陸人好像還可以承受這種言論,那也不算太不文明。雖然我可以知道你不同意我,但是還是謝謝你沒有當場要翻桌。

後來這週他在講一個觀點的時候又引用了西藏為例,講西方媒體如何扭曲中國和支持西藏獨立。他還說校長有跟他說我們學校要請達賴喇嘛來演講的事,他代表中國學生跟校長說:如果是這樣我們一定會組織起來抗議!

他在講的時候我就轉著我的眼珠微笑著。等他講完我就說:雖然說事實上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但是不表示中國政府有權利任意處置西藏,就像父母對小孩的管教權也只是一定的程度並有一些限制。中國擁有對西藏的主權也不表示其他國家不能對西藏的情況表示意見。

他沒有再說什麼,下課的時候我問他:所以你們真的要抗議啊?

他說這是當然。要請達賴喇嘛來我一定是組織這邊所有人弄個一兩百人來抗議!於是我就跟他談了半小時,了解一下大陸人的想法。

台灣女:那你們抗議是要抗議什麼啊?
大陸男:抗議他不講真話歪曲事實支持西藏獨立。
台灣女:他不是說他是要自治從沒有要獨立嗎?
大陸男:哎啊他說謊。從他的行為就是一直在搞獨立,美國人每年給他們那個在印度的政府錢,我們中國的問題就是美國人在背後搞的。
台灣女:喔!這麼好還每年給他們錢,怎麼都沒給我們台灣錢!
大陸男:哎啊還不是要賣你們那個武器,你說我們都是講同樣的語言是不是?我們這問題都是美國人搞的。
台灣女:達賴喇嘛真的要來喔?這樣我一定要去看!
大陸男:你這個這樣不行。我們在搞抗爭你還去參加這樣很不好!你知道現在有個女生還被當局注意,引了很多事!
台灣女:可是我是台灣來的耶!應該不會被監視或抓起來啊!
大陸男:這當然是不一樣,但是這個我們在抗議你還要去這樣不太夠意思啊!
台灣女:喔!可是應該會大爆滿吧!如果這樣的話我好想寫這個報導喔,而且我超愛湊熱鬧,你們場面搞這麼大,一定會很有趣!
大陸男:他們現在取消了因為美國人怕出事把達賴送回印度去了!
台灣女:不過你們這樣抗議他們還不是會邀請,其實也不能改變大家的想法不是嗎?
大陸男:至少要讓他們不敢當面講。至少不能讓人家欺負到頭上!要是現在沒有這個西藏的事情他要來也可以,但是現在出了這個事情那他來就要抗議!
台灣女:就是怕這樣對中國人的形象不好。可能覺得就是不能接受不同意見喜歡壓制性的處理事情,可能看看能不能藉著活動的報導或是演講的提問溝通吧!

接下來我們就聊了一下中國和周邊國家的關係,目前的發展,和他畢業之後要不要回國工作之類的話題。我發現大陸人現在對他們國家真是充滿了自信,跟他們聊任何事其實都可以放在國家主義的框架下理解。講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有點難聽,他們應該比較能接受我好大家好,讓我罩你們大家一起發展,都是中國人嘛!何必讓美國人從中挑弄,他們就是怕中國強大。

走的時候他說:你可以來我們那工作嘛!當個副院長什麼的,我給你推薦!我說:哎,我哪行啊算了吧!他說他念完回去,可以有一筆獎金加上這些年他在美國期間的薪水,就夠他女兒在美國念大學了。

其實我最近不斷收到大陸人有關西藏的信件,其中還有學校教授,我是不覺得他們這樣鬧可以收到什麼確實的成效,不過他們覺得好就好。當台灣人最好的一點就是想當中國人的時候可以當中國人,不想當中國人的時候就說:可是我是台灣人耶!

要不是來美國唸書還真的沒有機會了解大陸人,還是當台灣人好,至少達賴喇嘛來我們學校演講的話我可以大搖大擺的去,不用擔心說了什麼話家鄉的父母要出來道歉,自己回不了家,可以有思想和行為上的自由真好!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