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一點跟老師有約,但是到了他的辦公室發現已經有一個男生在那裡,我問老師那我何時該回來找你,他說:大概一小時以後。

這種不斷的找老師,等老師,然後總算在最後期限前得到回應,卻必須在很急迫的時間內把事情完成的日子,說實在的一直讓我很想發脾氣。沒辦法對老師生氣,因為知道他非常忙,而且他沒有義務要幫我,卻已經幫了很多了。算起來比較是對自己的狀況生氣。氣自己在查資料,閱讀思考,和寫出來之外,還一直需要人家幫我edit英文。在被壓縮的時間內,看著必須送出未被改過的英文文字,我總是覺得心裡很不舒服,深刻的認識到我金牛座的固執。我交出去的東西都要被英文編輯改過,算是我嚴重的偏執。我一直以為我已經算是很機車的人,事情沒有做到我希望的程度心裡就會不舒服,但是在時間的壓力下也只好放棄。

回到辦公室,待老師終於從電腦前抬頭望向我,我乖巧的遞上四份資料:這四所學校要推薦信,十一月七號的要E-mail給他們同時還要寄一個hard copy過去, 十一月十號的你要寄給我pdf檔,我再自己上傳到他們的線上申請,其他的就直接寄出。他點點頭說他今天會弄好。

算上今天這已經是我第三次催他這件事情,因為對他不放心,我都是在很早以前就開始催他。他指指桌上的文件,說他已經在弄了。我忍不住說:一定要這樣每個學校都寫不一樣的推薦信嗎?真的有差這麼多嗎?為什麼你不給我一個制式的信然後我就都寄一樣的,我申請的工作這麼多,這樣真的很累耶!其實我自己心裡偷偷忍不住想,是我找工作,我自己都不堅持了,我也沒有每個工作的cover letter都不一樣,推薦信應該更沒必要吧!這樣不只你累,一直催你和擔心來不及的我也很累耶!

這是我第二次跟他提起就寫一個制式的推薦信給我的事,看著他累到睜不開的眼睛,我有一絲絲的希望他就對我們兩個忙碌的現實妥協,讓推薦信這件事情從我們兩個的working list and meeting schedule上移除。沒想到他的眼睛瞬間睜開射出嚴厲的光芒:這表示出我是認真在寫這封推薦信,雖然很難說你因為這封信得到這個工作的機率因此提高多少,但是這表示我在乎,我是真的推薦你希望你可以得到這個工作,收到信的人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封制式的信,還是是針對他們特別寫的信。我感激的微笑,心裡想:你這樣我沒把應徵工作的事情做好豈不是很對不起你,改天要來查一下你是什麼星座,這麼堅持…

對於常被說機車的我而言,真的是在這些美國大學教授身上見識到什麼叫機車。不管平常他們看起來人是多麼好,我沒看他們降低標準過。對於事情該怎麼做和要做到什麼程度才可以過關,他們根本沒有妥協的可能。光是看老師仔細的折好推薦信裝進印上地址的信封,我就覺得真是了不起。他們對於自己的事情這麼機車我還可以理解,就像我老師說的,他自己的文章可能改過十幾遍,他可從來沒讓我改這麼多次。但是連學生申請工作的推薦信,也不過就是我眾多工作申請中的其中一封,都可以這樣堅持,我真的很佩服。

我記得出國唸書前我的推薦信都是我自己寫的,然後給老師簽名,再自己寄出。有的老師說你寫個草稿,有的整封都是我自己寫的。當時覺得還蠻痛苦的,因為不知道要怎麼寫,要自己說自己好已經很奇怪,幫老師寫推薦信推薦自己更是覺得尷尬,說真的其實我也從沒學過如何推銷自己。

在我老師比較有空的時候,他會一邊寫一邊跟我說他寫了什麼和為什麼這樣寫。我發現這個本事可以用來改寫我其他的申請信,如果有面試的機會,也是很好的練習。

另一個堅持要這樣寫推薦信的老師喜歡一邊寫一邊跟我討論這個工作。她會在寫完的時候給我看信,然後問我說:你覺得這個是你嗎?我紅著臉說:我好像沒有這麼好,我只能說我不會讓你失望。她說:重要的是你不能讓你自己失望。我跟她說:這個學校要求教學評鑑的資料,可是我沒有,可以就不理它嗎?她說:永遠不能放棄不理!你沒有學校的教學評鑑,但是你有老師去看你教學寫的評語和記錄,就寄那個!

美國人的積極真的是讓我獲益良多。有一所學校問︰Do you have experience working with a diverse group of students? 我問老師:我教的學生不是都是美國人就是都是台灣人,好像不是a diverse group,又不是有殘障學生或是其他種族在班上,那這個就說沒有嗎?老師說:當然不是!對美國人來說,大部分的人沒有和其他種族的人工作的經驗,你在台灣教書的學生對美國人來說就是diverse students,你唸書、旅行、和生活中認識的這些不同國家的人也是你的experiences。我說:喔?那我還有過三個室友,分別是智利,日本,和哥倫比亞人,就都把他們寫上去嗎?他露出滿意的笑容。

推薦信告一段落,我不好意思的說:其實我還想跟你討論要發表的兩篇文章和研究計畫…那是約明天嗎?還是下禮拜?他說明天可以,叫我明天中午過後打電話給他約時間,其實按照我對他的了解,明天應該是約不成的,打給他他八成不在研究室。所以我決定直接跟他約下星期三,這樣明天有的話就見面,沒有的話至少我還有下星期三。他做出一個你真的是要把我逼死的表情,我自己也覺得我真的是個大麻煩,相當陰魂不散。說實在的我覺得光是應付我一個學生他就可以非常忙,不知道他總共有幾個研究生?其實在教書,學生,和自己的研究之外,老師還有五個小孩。某天當我跟他說我好累的時候,他說等你當上教授和有小孩之後你就知道今天這樣不叫累。他太太是全職家庭主婦,他說生小孩前他太太說沒問題她可以應付,但是事實上有小孩後她發現她不能應付,於是他就還要忙家裡的事情,現在根本是燒盡的蠟燭。

離開老師研究室前,他說:事情總是很多,但是你是不能做好,還是你不想做好?我說:I know I can do it. I just feel tired. 他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