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106 行動聲明共同發起人裡看到我弟的名字的時候,我緊急的通知我爸媽,問他們知不知道他們那個進入台大前聽到政治議題就覺得煩,只喜歡看球賽的兒子,現在正跟著他的老師,在台灣隔了多年再見汽油彈,大家都還記得胡志強被吐口水的時候,要求馬英久和劉兆玄道歉和撤換警政首長,並且廢除集會遊行法。

名單上的老師,過去民進黨執政八年,多少社運人士被用集遊法濫行起訴的時候,我對他們都沒有印象。我只記得他們曾經在前總統陳水扁堅持進行一個沒有實際效力的公投,還不顧在野黨的反對,堅持要和總統大選綁在一起時,他們不在乎執政黨不尊重反對黨的執政暴力,和陳水扁站在一邊。他們也許甚至不記得,曾經有個抗議高學費的政大研究生,在教育部前被民進黨政府的警察舉牌三次就抓走了,當時這些學者在哪裡?當葉菊蘭不准紅衫軍在高雄遊行時,他們怎麼不擔心台灣有新的綠色威權和戒嚴?

很多去抗議現場支持和給建議的學者一般人可能不認識,但是前教育部主秘莊國榮應該大家都認識。就是那個說馬英九是小孬孬 ,面對中共會下跪,他爸爸每天在開查某的民進黨官員。看到他學生有沒有產生一種疑問:莊主秘在朝為官,曾經為修廢集遊惡法做過什麼努力?現在來要幹嘛?學生居然還可以跟他手勾手,這樣要如何說服民進黨基本盤以外的民眾? 名單上一些無法脫去泛綠色彩的學者,和他們的學生,在一開始就已經沒有了說服社會過半數選民的優勢。當學生中有人對著薛香川說:你是不是人的時候?這個集會已經註定了只是讓我弟弟在寒風冷雨中為他的老師和民進黨增加媒體曝光,他在乎的廢除集會遊行法,是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在這些人的發起之下被完成的。

身為教授和政治人物,這些人有太多機會發表言論和著述說服社會大眾,號召學生去抗議,跟他們所批評的國民黨政府把義務役男放在衝突第一線有什麼不同?

如果真的想廢除集會遊行法,就要進行單一訴求,學生高喊誰要道歉、誰要下台,都是讓人反感的政治語言,與其讓社會看到這些熟面孔的教授和他們的學生,不如想辦法號召所有曾被集遊法欺壓過的弱勢:反高學費、外籍新娘、樂生療養院、大陸配偶..去擴大民進黨支持者以外的民眾基礎!成功的地點在立法院而不是中正廟,說服的關鍵是社會大眾,而不是少數菁英,尤其是當其中很多人還已經被貼上綠色的民進黨友人標籤!

在輸掉立院又要面對單一選區的情勢下,民進黨也許覺得他們只能重回街頭抗爭和癱瘓議事,提出修法草案,進行遊說的過程讓他們全無信心。但是代議民主走不通,我們還有現在發起抗議的學者應該都很熟的公投!雖然公投法有門檻,但是至少可以讓大眾相信這個行動不只是來為某黨幫腔!

我爸媽養大小孩送進台大,不是為了讓他做這種他的老師都做不到的事情,真心的希望老師們不只教育學生民主的價值,也能教導他們如何踐履民主,使用可以達成目的的手段!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禁止留言
  • AcoInthewate
  • 在這裡我不必跟妳掩飾什麼,我只是想說,有太多事情沒有參與過妳很難理解.你說的那些我都清
    楚,部分老師確實有政黨色彩,但我認為參與活動的人或許每個人對於政黨的看法不一,而對於提出
    的三項訴求是有共識的.而我會去參與,只是因為我對於部分警察濫權執法,國家權力的過度行駛南
    以忍受.而這項運動的最初發起者究竟有沒有政治意圖,我可以跟妳說,我不知道也無從知道.我只
    知道一件事,運動或許有人操縱,但裡頭的論述究竟是不是站的住腳我想是比有沒有人操縱更直得
    關注的一件事.妳文中這種的猜測,事實上只是落入了另一種以人廢言,非藍即綠的窠臼.現在回想
    起來,如果當年紅衫軍的時候我有這種想法,或許我也會是其中抗議的一員.最後希望你除了看新聞
    之外,也多看看一些主辦單位的說法,事實上要馬英九或劉兆玄負責並不是針對這幾天的所有事件,
    而是有非常明確且清楚的對象,妳也許可以說時間點啟人疑竇,問題是現在不發起能夠獲得大眾的
    關注嗎??而實際上集遊法跟前兩個訴求是分開來的,也是我認為再法理學上爭議最大的一個訴求.
    其實說穿了,這些行動都是出於一種對政府的不信任罷了,在你看來或許認為部分違法警察都是個
    案,但在我眼中,更應該關注的事情是,是不是個案的標準由誰決定?如果今天陳雲林來台是個案,那
    麼下一次的個案什麼時候會發生?我無法對於這樣的不安視而不見.人民違法有法律制裁,政府違法
    呢?你認為那些警察真的有辦法被司法追訴嗎??檢察官沒有警察配合蒐集的了證據起訴嗎??如果你
    願意的話,你可以寫上妳對這活動的疑慮,並且把我設為共同作者,我可以一點一點跟妳討論,因為
    我跟爸媽他們沒辦法好好討論,或許寫再這裡讓他們靜下心看會是一個好辦法.
  • 我沒有反對你要求廢除集會遊行法的主張,這個法需要廢除或修改,藍綠都已經講很多年了(視他們在朝或在野主張力道或有不同)。在台灣這個社會要不以人廢言已經不太可能,舉例而言,今天如果陳水扁出來說國務機要費應該不需要領據和收據就可以提領以方便總統進行國家機密,大家就很難接受。一個行動由誰領導,如何訴求,有誰參與支持,本來就是行動可否擴大支持基礎(獲得過半數選民的支持)的關鍵。你們的行動如果引起注意和回應,那非常好,表示你們要求道歉的政府和習慣斷章取義的媒體願意理你們。你從來就有權利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我只是希望你知道,當你們沒有同時譴責民進黨在陳雲林事件裡的缺失(例如蔡英文。把民眾帶上街頭又說沒回家的應該是黑道,這種行為即使修法後也很不負責)。我當然可以相信你不是為了挺民進黨,不過一個運動要在全國綠色選民以外獲得共鳴而不引起反感,需要的不只是正義感,一開始的單一訴求(或是更全面的譴責)是第一步,畢竟這就是個會因人廢言的世界,所以說個人的形象和record是這麼重要。

    thinkdeeplee 於 2008/11/10 21:59 回覆

  • 不要太自以為是警察是沒藍綠的如有過當可以討論但有必
    要去靜坐嗎坦白說我們辛苦賺錢供你們不是要你們去當人
    家的馬前卒如果這樣的政府不能信任我不知道你還能信任
    誰是民進黨還是阿扁呢
    你的說法太可笑你有譴責暴力嗎對不滿就把暴力合理化我
    對你太失望了我更瞧不起你那所謂的老師有本事就與那些
    白癡學生共患難不要躲在學生背後躲在家裡吃香喝辣有本
    事就像歐巴馬去選總統實現你的理想
    吳雲: 人要做自己不要人云亦云我想你是吃飽沒事幹太閒
    了如果你不知道那些人有沒有意圖也無從知道就不要呆呆
    的坐在那裡論述能當飯吃嗎聰明的人要領導別人而不是別
    人的跟屁蟲
    那兒有你不嫌多沒你不嫌少別忘了眼前最重要的事希望你
    好自為之你媽不傻也不呆
  • AcoInthewate
  • 警察是沒藍綠的我同意,所以我抗議的對象是政府.無論這政府名字叫馬政府還是扁政府.我的基本
    思想就是不能相信政府,這也正是為什麼要有憲法或行政法等等法律來規範政府行為.我不知道我
    哪裡有把暴力合理化?我當然譴責圍牆或者其他遊行的暴力行為,但那跟我們靜坐的訴求毫無關聯,
    我反對的是那些不是因為取締暴力而是壓制言論自由的過度執法.老師跟學生都一樣,坐到累了就
    回家休息,這不是一個有強制力的活動.我就是因為做自己而不人云亦云才會在那裡跟傻子一樣吹
    風淋雨,我不在乎那些人有沒有意圖,因為那根本不重要(或許對他們自己重要),我只在乎這個運動
    的訴求跟我的訴求到底相不相同?如果相同,那麼是領導別人或被領導根本無關緊要,因為想說的話
    都是一樣的.我確實不完全認同裡面部分人的發言,但這是因為他們偏離訴求說了太多無關運動本
    身的事,反而容易遭人誤會,但到目前為止,這運動的訴求基本上還是跟我一樣,所以我會繼續支持,
    不過得等到星期三我考完日文期中考了.至於那裏也的確是有我不嫌多沒我不嫌少,但同樣的,任何
    社會議題都是有我不嫌多沒我不嫌少,而如果每個人都這麼想,那不要說這次的運動了,任何改革都
    不可能成功.或者說,這世界的什麼事不是有我不嫌多沒我不嫌少呢?大概也只有家裏了吧.我從來
    不覺得有誰傻或者呆,當然更包括自己的爸媽,只是你們不願意聽聽別的聲音,不願意看看別的世界
    如此而已,而我要做的是,如果你們無法認同,就盡我所能的回答你們的問題,解除你們的疑慮,如此
    而已,我想你們供我唸書不是只想要我當一個你們的應聲蟲,而應該更是想要讓我成為一個能獨立
    思考,判斷是非的人,既然你們不傻也不呆,也希望你們相信你們的兒子同樣不傻也不呆.
  • 我不知道要怎麼設共同作者
    但是就如同我文章講的
    你們訴求的對象是社會大眾(必須超越綠色的三成支持者,而且其中絕大多數對於法律條文沒有認識,但是都已經看見糞便汽油彈)
    他們聽不見聽不懂你的想法的可能性
    事實上是遠遠大過你說不嫌你多也不嫌你少的家人
    我當然知道你不傻也不呆
    但是如果你因為跟這些人在一起用這種方法宣傳一個我也覺得對的想法
    卻被很多人認為你就跟他們一樣是為民進黨發聲
    是被這些學者煽動又傻又呆又驕傲的學生
    是很讓人心疼的
    所以我才一直說
    一個運動如何設定和運作是多麼重要
    希望集遊法真的因為你們的努力而有所變革

    thinkdeeplee 於 2008/11/10 22:14 回覆

  • AcoInthewate
  • 我了解你的意思,但說真的我不在意社會上的人怎麼看,雖然我參與的是這個活動,但事實上我記在
    活動內也在活動外,這某種意義上算是一種自我實踐吧.或許天真,但在這活動裡我了解到了很多活
    動以外的事情,我想這大概也算是一種收穫.所以別擔心太多囉~其實在他們調整訴求重點後(也就
    是為了你說的避免被人誤解),就我個人的角度看反而失去非法集會最主要的正當性,所以我也未必
    會再去參加,不過無論如何,我覺得這對我個人是一次很好的經驗.而這也是我之所以甚至不那麼在
    意到底是不是被利用這件事情的原因.
  • 我覺得其實你可以試著寫下你在這次活動中看到和感受到的事情,應該會和媒體報導的有很多不同,也是自己心情的一個記錄。

    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所謂真實,大眾看到的真實都是透過媒體建構出來的真實,彼此認知的真實則是透過雙方語言建構出來的真實。能夠對這個世界所謂的真實和真理保持懷疑是一件好事。跟你分享我看到的一個有趣quote:
    I do not make up things. That is lies. Lies is not true. But the truth could be made up if you know how. And that's the truth.---Lily Tomlin as character "Edith Ann," Rolling Stone, October 24, 1974.

    thinkdeeplee 於 2008/11/11 05:17 回覆

  • AcoInthewate
  • 語言架構出真實這件事本身沒錯,但至少有比看電視新聞離真實更近的方式.我有把看到的想到的
    記在我的個版,過一陣子或許會整理到網誌上,到時候再跟妳說,不過我是覺得,如果你抱持著這世
    界沒有真實的態度,那我不清楚你的批評基礎是從何而來,或許妳在說沒有真實的同時,就已經把自
    己的特定立場偷渡到議題中了,而你認為這樣的看法就是真實.這樣的態度我不覺得是一個健康的
    批判態度,清楚真實難以企集,我們該做的是更應該撇除情感努力的就事論事,而非輕易的憑感覺下
    結論.所以事實上我對於你本文的第一段和最後一段很難認同,而我也不清楚你為什麼不願意先來
    問問我想什麼(幾天前我們才在msn上遇到),反而希望透過爸媽的某種權威(或說壓力好了)來影響
    我.
  • 事實上自從我收到我朋友轉寄的1106行動宣言之後就沒有在msn上遇到你們任何人(所以我是發e-mail)

    至於爸媽,我認為他們至少有權利知道你在搞這個事情,你可以去找我發給他們的信,我並沒有說他們要不准你去,我是問他們知不知道這件事情

    關於那個真實,我的意思是,沒有人全面的知道事情的每個部份,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解讀方式,即使是我自己,我都不能說我確實的知道我想的是什麼並且能夠把它百分之百的形諸於文字,溝通能夠做的也只是盡量把自己所能理解和能表達的形諸語言

    就如同你要做這件事情,我要寫這篇文章,都是我們的自由,除非我們說話都只是自言自語,不然本來就是看我們建構出來的,我們所理解的真實有多少人buy the story.

    現在出爐的民調支持廢除集遊法的人仍然是少數(過半的意見還是反對的),大家可以想想我所提出的原因會不會是這個訴求無法獲得社會大眾支持的原因

    thinkdeeplee 於 2008/11/12 0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