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伊能靜我有兩個非常深刻的記憶。

一個是某次在台北上海鄉村看到她和先生庾澄慶出席一個餐會,我很驚訝她本人是這麼可愛,跟螢光幕上感覺有點假的伊能靜比起來,她看起來比較年輕,氣質也比較好。她勾著哈林的手像個小女孩一樣不顧四周是什麼環境,不斷的絮絮叨叨的講著什麼事情。哈林本人頭超級大,看起來一點都不帥,戴著一個大大的眼鏡,看起來像個老好人。當時只覺得,哇!明星本人和電視上還真的差蠻多的,沒想到伊能靜本人真的很可愛,哈林也不是外傳的一提到伊能靜就翻臉的臭臉男,夫妻看起來感情很好。

另一次是有天我又在You Tube 上看康熙來了,看到伊能靜講起梅豔芳,她說梅豔芳曾在酒後握住她的手說:你好幸福,世界上有什麼比你愛的人也愛你更幸福!

當她和黃維德牽手的照片出現在網路上,報紙上開始出現大大小小她和哈林的關係的消息的時候,我才想起來,其實出過生死遺言之類頌詠愛情的專書,撐過十幾年不被祝福的情路,她不只是很幸運的她愛的人也愛她,這個過程也是辛苦的。

綜合我看到她本人和以往片段閱覽她文字的經驗,她應該是個很需要被疼愛也很需要安全感的人。在跟哈林交往的過程中她要承受地下情和被指責高攀男生的種種壓力,而且聽說庾澄慶的媽媽從來不喜歡她,這樣的愛情她也是犧牲忍耐了許多,終於結婚生子之後可以想見的她一定又有很多新的壓力和負面情緒。

愛情的衰亡和婚姻的困局其實本來就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面對的方式很多,有人選擇冷漠的不處理,有人另尋出口獲取溫暖以支撐自己死守下去,直接外遇和沒有出軌但是冷漠的忽視伴侶的需要和傷口,哪個比較殘忍和不堪其實很難比較,端看兩個人如何看待彼此的關係。

在大家一片唾棄伊能靜愧為人妻和人母的時候,我注意到伊能靜說:很多夫妻的愛情都已經昇華成親情。這樣的話語不禁讓我想起:如果真的把對方當成親人,應該不忍心讓他難堪吧!所謂的不難堪包括:誠實的告訴他愛情已經不在了,所以不會出現對方有「你背著我愛別人」的難堪。就算曾經說明白,在愛情不在關係仍在的架構下,能謹言慎行不留事證話柄讓對方難堪也是該有的姿態。

但是這個事件裡最奇特的一點是,黃維德好像比較沒事。也許是因為他沒結婚,所以那個死守他十八年的女友跟老婆爬牆他戴綠帽的哈林比起來,傷害比較沒有那麼重要。也許是因為他不像伊能靜這麼高調的出書講他們的愛情和親情,所以大眾比較沒有受騙的憤怒。總之,根據報載,他反正還可以在msn上跟朋友說我和小陸(他女友)都很好。這個話就是伊能靜不可能說出口的,她只能說;一切交給哈林決定和發言。

愛情這種事情很難講,不只需要運氣,也是性格決定命運。這是我開車找停車位悟出的道理。

每當我開著車找停車位的時候,我總是對愛情的緣份有更深的體會。可能轉了好幾圈始終找不到。可能我車子才剛開過去竟然後面就有車子開出來,可是我已經不能回頭,只能眼睜睜讓在我後面的車子撿到位子。有時候我一次看三排車位,猛的覺得好像在第一排看到個空位,又想這會不會是自己眼花,真的又繞回去,發現還真的是個空位時滿心喜悅:哈,我果然要相信自己,幸好還來得及!最棒的是我在就要遲到之際,一轉進停車場就看到最近的一排有個車位,我總是想大喊:哇哈哈,這就是我命中註定的車位!倒楣的時候即使提早個半小時出門也找不到停車位,好運的時候不管什麼時間停車位就出現在眼前。好運的時刻我總是很快就忘記了,好像我是個天生就該這麼好運的人。但是在經過漫長的尋覓卻仍然找不到位子的時候,我就會很生氣,覺得真是不公平!

經過更長時間和頻繁的找車位經驗之後,我發現,要就不開車走路去學校,不然就是認真找停車位直到找到。走路累,找停車位也累,就是個選擇問題。既然開車就不要抱怨找停車位,既然走路就不要抱怨冷。

所以,想跟我小時候喜歡過的偶像伊能靜說(事實上她的悲傷茱麗葉專輯我爸也很喜歡):既然沒離婚就不要外遇,既然外遇就不要傷心被罵被誤解。找不到停車位的人太多,找到位子竟然不知珍惜,或是強設陸霸佔用停車位的人,很容易激起公眾憤怒。不過憤怒的大眾還是要了解,不管怎麼樣,我們自己有找到停車位比較重要,而且不管找的時候多麼艱辛,離開的時候如何不捨,時候到了還是要把車子開出來的。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