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陳可辛的片我看過的很少,但是我非常喜歡他拍的「甜蜜蜜」。應該是我國片裡最喜歡的第一名。

轉貼這篇文章,因為我很喜歡這篇文章裡對他的一些描述。他這個人: 天真而不失世故,浪漫而不失理性…是聰明的白兔,也是勤奮的烏龜。 對於工作︰ 既不會在生活的磨難中放棄夢想,也不會在夢想中忽略現實。我希望我自己也可以記住這些話並且好好實踐。

他和吳君如的愛情讓我更明白什麼是愛情。陳可辛: 我們已不只是伴侶,是兩肋插刀的好兄弟。每段關係到最後都是知己朋友,否則不長久。吳君如: 兩個人在一起,真的不只是共富貴,還要一起撐住患難的那部分。人生沒有十全十美,人也沒有十全十美,一旦他缺點暴露,只有深呼吸一下,啃掉它。讓我想起之前看到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在時人雜誌談她和歐巴馬的婚姻。對於她和歐巴馬的十六年婚姻,她說:我們許多年沒有多少時間在一起…我不想讓大家認為婚姻是那麼輕鬆。我們的婚姻得以維繫,是因為我們真正努力維護。我們的婚姻鞏固,但不完美。」

每個戀愛中的人看自己的愛情都覺得好濃好濃,雲淡風清之後,回首前塵往事,才發覺原來當時愛得好淺好淺…那應該是因為故事中的兩人都沒有認識到:唯有願意攜手努力的感情,才能在時間的淘洗下,既深且長…那也許才是…愛情之所以為愛情。

附記:
後來我去土豆網找了他的「雙城故事」來看。非常值得跟大家推薦。不只是因為可以看到年輕的張曼玉,是因為這部電影讓人看見陳可辛的潛力,會覺得這個人可能擁有一種獨特的才華,這個才華在後來的「甜蜜蜜」中成熟展現。那是一種讓人看著故事覺得自己想要哭,眼淚卻只滴成心底的一灘水痕...有遺憾、有傷心,但是卻也覺得無所謂。看完好像感觸萬千,卻只會說:真是一部好片! (但是他的「如果愛」我看完蠻想罵髒話,「投名狀」是沒有動力想看,至於「金枝玉葉」,我只能說張國榮唱那首歌真是好聽...)

轉貼

陳可辛,吳君如 談情.說愛
【撰文/鄧明儀】

父子情

陳可辛父親陳銅民本是泰國華僑,一九五○年代曾在北京讀戲劇,後來移居香港,當過電影公司的編劇和導演,一直不得意,在陳可辛十二歲那年,舉家返回泰國。

陳可辛五歲開始就跟父親看電影,父子相處有如朋友,感情極好。他受父親的處世態度、人生觀以及夢想影響甚深,視父親為偶像。「他是戰前出生的知識分子,為人非常樂觀踏實,崇尚自由民主,不是個嚴父,所以我自小就可跟他爭論任何問題。我不大喜歡別人讚我孝順,孝順有責任及回報的含義。我和父親相處是一種樂趣,不用責任感維繫。」

陳可辛從小就因父親而迷上電影,但父親以過來人身分警告他說,電影這條路不好走,做導演成功的很少,滿足感也很低。他曾因此而決定走電影以外的路,在大學期間修讀酒店管理的課程,但最後還是回到父親的老路,十八歲在美國攻讀電影,其間曾回香港暑期打工。他通曉泰語、英語和國、粵語,有一次為吳宇森執導的電影擔任泰語翻譯,覺得在電影界做事,比上大學更重要,便留下來做劇務。陳可辛打趣說:劇務就是幫劇組買咖啡;由於他買得好又快,獲聘擔任製片。「要學習電影技巧,我覺得毋須讀大學,入行後經過多年浸淫,自然就會懂得。」

一九九一年,二十八歲的陳可辛初任導演,憑處女作《雙城故事》嶄露頭角,可惜電影叫好不叫座。一九九○年初,他和鍾珍、曾志偉等人成立UFO製作公司,炮製多齣經典小品,其中由他監製兼導演的《風塵三俠》及《金枝玉葉》,更奪得票房冠軍。後來電影公司因經營不善而解散,但陳可辛沒有氣餒,拍攝《甜蜜蜜》一片,破天荒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中九個大獎,並獲台灣金馬獎最佳影片獎,美國《時代》雜誌也推選為一九九七年度十大佳片。值此事業高峰,陳可辛遠走美國,拍了他第一齣,也是僅有的一齣好萊塢電影《情書》。「《甜蜜蜜》很成功,我卻若有所失。別人說我勇闖好萊塢,其實我只是身心俱疲。」

在美國四年,陳可辛仔細檢討自己成功的原因。他童年漂泊艱苦,加上看到父親失意,養成了今天的性格:天真而不失世故,浪漫而不失理性,粗中有細,樂觀中帶點抑鬱。他是聰明的白兔,也是勤奮的烏龜,既不會在生活的磨難中放棄夢想,也不會在夢想中忽略現實。「我在非主流文化中長大,是所謂的邊緣少年,心理很容易有問題。幸而我有健康的家庭,還有積極樂觀的父親教導。又由於從小遊走於香港、泰國、美國三地,欠缺安全感,因此特別努力,懂得居安思危,變通和適應力強,這一切,對我的創作及立身處世都大有幫助。我想過讓女兒像我這樣成長,但這條路不能設計,走得好,可以收穫豐富;走得不好,可能變成歪路。」

很多人都說陳可辛平步青雲,他也承認獲命運眷顧。

「我自覺幸運,幸運到不得了!當然,過去二十六年,我在電影路上也遇到不少挫折,每一次都有血有淚,甚至是功虧一簣,但無可否認,我二十一歲入行,二十八歲做導演,三十一歲拍了《金枝玉葉》,在別人眼中,一定是龜兔賽跑5裡不貪睡的聰明白兔,起碼最初幾年是白兔。但我沒有取巧。我曾經花了八年時間,做別人兩年便完成的工作,那時,我變成了烏龜。我不是天才,別人看到的成績,是反覆嘗試、失敗、領悟的結果,是絕不含糊的苦功。龜兔賽跑故事未免把人生過分簡化了。人生悠悠幾十年,沒有人永遠是烏龜,也沒有人永遠是白兔。」

二○○五年,陳可辛獲選為「中國百大導演」之一,其他獲選者有吳宇森、張藝謀、李安等。同年他導演的《如果.愛》獲得美國紐約第三屆昆士國際電影節 (Queens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最佳外語片,並奪得第二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六個獎項,以及台灣金馬獎最佳導演獎。其後兩年,他在中國大陸日以繼夜地拍攝《投名狀》,身心之疲憊不足為外人道,幸而該片十分賣座,全球票房超過三億港幣,不但是二○○七年亞洲華語片票房冠軍,更成為第二十七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大贏家,獲頒八個獎項;在台灣金馬獎中則奪得「最佳導演」和「最佳劇情片」兩項大獎。這兩部電影令他在國內、外影壇聲名鵲起。

「我的父親比我更懂得說故事,但他那個年代,老一派的人當道,有才華的在電影圈很難獲得發揮。我卻是恭逢其盛,不但有人認識,還可以在電影圈生存下去。父親也替我開心。」他為父親圓了人生的夢。

夫妻愛

陳可辛一生憧憬美好的東西,例如愛情。所以,他電影裡的愛情總是天真浪漫。他二十五歲開始談戀愛,失戀後不久開拍處女作《雙城故事》,片中的張曼玉清麗愛笑,一如那個傷透他心的女人。後來他明白,追求那樣的女人,無異於水中捉月。一九九七年,他認識了吳君如。吳君如是電影演員,和《雙城故事》中的張曼玉,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女人。兩人開始戀愛,話題總是離不開電影。

吳君如自承懶惰又急躁,被愛思考及溫和的陳可辛改變了很多。在她口中的另一半盡是優點:有智慧、有才華、人品好、不菸不酒。「我是獅子座;獅子除了找吃的時候,都愛坐着不動。但他是人馬座,愛不停地跑;他就是不停地鞭策我。像拍《金雞》時,我真的很苦。以前拍戲只有我自己說好或不好,哪有導演敢說我半句,他卻要我一場戲演四十次。不過,後來我的演技的確進步不少。(註)所以說,如果兩個人相處得好,是互相都有進步。」

陳可辛也說,是天性樂觀的吳君如把他帶到了人生另一個階段。他彷彿找了一輩子才找到這個女人。兩人一靜一動,彼此互補,互相依賴,有若天作之合。「最初在一起時,她已經了解我有很大的壓力,我也知道她很獨立,才能在一起,否則早已分開了。坦白說,幾十歲的人了,這個關係不只靠愛情去維持,還要在性格及生活上接受對方的缺點,才可以走在一起。其實她比我獨立。她沒有我不是問題,她沒事做也不會煩我;反而我沒事做的話,卻要她陪。我們已不只是伴侶,是兩肋插刀的好兄弟。每段關係到最後都是知己朋友,否則不長久。」

他倆之間彷彿有一種特別的默契,經過多年培養,成為一段深厚感情。陳可辛說:「我這個人很麻煩,既不盲目樂觀,又有輕微抑鬱,而且拍電影不可能不忘我,因此作我的另一半並不容易。像在大陸拍《投名狀》時,我曾經有四個月沒回家,甚至根本忘了君如和女兒,久久沒有打電話給她們。但工作不如意時,卻會打長途電話給她,要她講幾句鼓勵的話。」

兩人並肩穿越十年風霜,聆聽彼此,也無分彼此。吳君如說,飽滿的幸福背後,其實是不為人知的努力:「我這十年來經歷他情緒的起伏,明白一點︰兩個人在一起,真的不只是共富貴,還要一起撐住患難的那部分。人生沒有十全十美,人也沒有十全十美,一旦他缺點暴露,只有深呼吸一下,啃掉它。別人只看到我們表面的幸福,其實兩個人的關係要很努力地去經營。像最初跟他談戀愛如膠似漆,但有天他突然在電話裏跟我說:『我很煩,拍完這部電影才找你。』又譬如,他雖然喜歡小孩,卻跟我說:『不要奢望我會帶小孩。』而事實上也是如此。

平日他回家只跟女兒玩五分鐘,便寧願上網或看影碟。有時我會生氣,心想,我懷着女兒前後,你已經斷斷續續一年多沒回家,當中還有四個月失蹤。但我也明白,我愛他、遷就他,是因為他的確有很多優點。他的缺點只有兩個:一是他的第一生命始終是電影,拍戲時六親不認;二是他把所有的浪漫都放到電影裏,私底下他一點都不浪漫,甚至從來沒有一句好聽的話,每句總是一針見血。」

去年四月,香港電影金像獎舉行頒獎典禮,陳可辛憑《投名狀》獲最佳導演獎,大會司儀吳君如喜極而泣,看得出比誰都興奮,但陳可辛只是淡淡給她一個熊抱。記者問他有沒有感謝吳君如,他回答:「這個是我們家裏的事,不用表現出來。」

但是兩個月前,在台灣金馬獎典禮上,陳可辛從吳宇森手中接過最佳導演獎時,卻一改過去低調作風,第一次公開向吳君如表白:「我今天只希望多謝君如。我從未公開感謝過她。拍攝《投名狀》時,我完全沒有在家裏盡過責任,她要母兼父職,女兒只認得她。」言簡情深,對吳君如來說,那是給她頒發的「最佳太太」獎。

陳可辛名氣如日中天,又有一個好伴侶,事業愛情兩皆得意。他女兒陳是知的名字,是父親給改的,有「明白是非」的含義。問陳可辛此時此刻是否最感幸福,他話聲清朗地回答:「我這個階段十分幸福。跟君如在一起,一切很平淡、很舒服、很安心,彼此之間沒有狡詐、虛假,覺得可以攜手走一輩子。」他圓圓的眼鏡下,是男人幸福的笑容。

【讀者文摘2009年2月號】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