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怕打針,但是其實抽血才是我最害怕的項目,我在美國抽過兩次血,兩次都印象深刻。第一次,只是因為感冒去看醫生,不知道為何他就決定要我去抽血檢查,他懷疑我怎樣的英文我又聽不懂,只知道要去抽血檢查。當時只覺得美國醫生也太謹慎了吧?感冒是可以有什麼併發症喔?

我非常緊張的警告微胖的太太︰我很怕抽血,在台灣曾經有護士說我太瘦又沒有運動,找不到我的靜脈,她試圖在我手臂抽了兩次沒抽到,最後是抽我的手背,非常痛,而且整個手背都是瘀青。我告訴護士,我很怕抽血,所以等下可能會很緊張害怕,你就不要管我,我眼睛會閉上,你不用告訴我你要做什麼,就抽就是了 !護士太太非常自信的說:放心,我保證你不痛!我還真的沒有覺得痛,我只記得抽完血我非常開心的一直稱讚她超厲害,她說那你要不要幫我寫個感謝卡,我才知道原來他們也有評鑑之類的東西,雖然有點意外美國人的直接,但是還是幫她填了一張評量並附上感謝。

今天去看醫生,最後又是要去抽血,這次我已經沒有這麼緊張,因為我對於美國護士的抽血功力比較有信心,但是還是非常憂愁。我拿出我的隨身聽掛上,跟護士說:我很怕打針和抽血…護士很有耐性的跟我解釋她即將進行的步驟,一邊跟我聊天希望轉移我的注意力。這個護士人也很好。她先在我的左手臂按了按說:是有幾個地方可以試試,不過你已經這麼害怕了,我們再來看看右手,希望可以很成功。最後她選擇在我的右手抽血。說實在的我覺得很痛,剛下去的時候還好,但是隨著時間漸長實在是越來越痛,這已經漫長到我覺得從沒有被抽過這麼多血,而且可以清楚感覺到每一個階段不同的痛感,從針頭扎入時讓我想起來原來打針就是這樣討厭,到痛到我覺得幸好我不用生小孩…最後我只覺得我頭很昏,而且痛得一直哀叫…抽完我還躺了一陣子,覺得手痛又頭昏,說實在的,當時最大的感想是:天啊以後我老了病了要死了的時候該怎麼辦?如果成天要抽血打針掛點滴…不如直接放棄醫療給我止痛就好吧 !

整個過程結束之後我自覺有點丟臉,於是跟護士說:我這樣算是很誇張的反應嗎?她說:當然大家都不喜歡抽血,不過我還沒看過有人在我面前死掉的 !我笑了,而且說實在的抽完血之後我竟然有一種大難不死,人生又重新開始的感覺。

明明只是抽個血,為什麼我可以搞成這樣?這當然是因為我很怕打針和抽血,我寧願緩慢持續的頭痛腹痛生理痛,也很難面對穿耳洞打針抽血這種刺針式疼痛。因為怕痛和生病,在寒冷的Iowa這種連美國人都要去打流感疫苗的地方,我小心照顧自己非常幸運的已經很多年連感冒都沒有。雖然我很怕生病,但是我倒是和學校健康中心的醫護人員很熟,因為我只要一有不對勁或是有什麼疑問就會去看醫生。學費已經有包含這部份的費用,所以在學校看醫生不用錢,拿藥才要付費。心理諮商中心就在健康中心樓上,而這整棟大樓就在我系館旁邊,所以我常常跟論文指導老師meeting 完就順道過去約個診或是心理諮商。

我今天去看醫生其實是為了我睡不著的問題。這個醫生跟我很熟了,通常我們至少會聊個半小時,看診搞個一小時也有可能。關於睡眠障礙和各種治療方式我們有過很多討論,他其實不只是開藥的醫生,很多時候還兼心理輔導和醫學教育。他的經典之作是某次我問他:你確定我如果每天都要吃鎮定劑才能睡著,這樣不會造成藥物依賴嗎?會不會我永遠沒辦法靠自己睡著而且劑量必須一直增加?他說:根據我一輩子行醫的經驗,像你這種一直擔心自己藥物成癮的人從來不會有藥物成癮的問題 !而且充足和良好品質的睡眠是健康的根本,如果有人跟我說我往後二十年每天都要吃這個藥但是我都會睡得很好,那我一定會吃!

這個醫生向來是主張吃藥沒有不好,重要的是要找到適合你的藥。我是不愛吃藥的,我覺得藥就是一種毒物,我看診是想了解我的情況,並不表示我想拿藥。我常常會跟他說中醫說怎樣怎樣,然後他再搬出一些西醫數據說服我這個藥幾乎沒有副作用,就算我試了不喜歡我們也還有很多其他的藥可以選擇。總之我最後是被他說服了開始吃鎮定劑,也真的不管我是不是睡前還在趕著寫好東西寄出,或是明天有令我緊張的大事,都可以順利入睡。今天我是去跟他討論我睡不著會不會是因為甲狀腺有問題,因為之前在台灣看中醫,中醫說我新陳代謝過快以後要小心甲狀腺問題,他說︰抽血檢查一下甲狀腺的情況沒什麼不好…叫我再約下星期一看報告順便看看要不要調整我的鎮定劑。

正事講完,我順便問了醫生一大堆其他的問題:像是我發現了一根白頭髮,怎麼辦?我會不會就從此開始不斷的有白頭髮?醫生說:一根白頭髮沒有什麼,你是黑頭髮所以你才會覺得很明顯,要是你像我一樣的淡棕髮色可能到很老才發現有白髮。你要拔要剪都可以,白髮出現的時間和量跟基因有關,你去看你父母就大概可以知道你未來可能會發生的情況,當然外面環境和身體狀況之類都會影響,但是基本上這個是基因決定的,就像禿頭一樣,很大一部份決定於遺傳。除非我們可以破解基因,才可以找到直接的治療方法,但是目前關於基因的研究,我們的心力都放在癌症治療,如果你有興趣研究白髮和禿頭的治療,那你成功的時候一定可以賺很多錢,因為目前我們是束手無策。

既然說到禿頭,我又低下頭翻著我頭頂的頭髮給他看,問他說:你覺得我是不是會禿頭,我覺得我的髮線好明顯…醫生笑著指著他的頭跟我說:這個才叫做禿頭…你只是頭髮比較細!他很認真的拿出筆在小單子上畫了一個圓形:我們確實是有看過女性禿頭,會是像這樣的小圓形,一整塊地方沒有頭髮,你很明顯的每個地方都有頭髮,我保證你五十年內都不用擔心禿頭!不過他還是有跟我說如果真的禿頭,他認為任何內服外用的藥物都沒有用處,唯一有效的就是植髮。看完醫生我心滿意足的離開,走之前還又量了一下身高體重,雖然我很怕進醫院,但是去健康中心真的還蠻像是去找朋友聊天。

當個好的醫護人員真是不容易,醫療專業之外還要有安慰人的本事,台灣醫護人員比較少有空或是有習慣和病人溝通病情和藥物,但是還是有對病人身心兼顧的醫生。我一直記得萬芳醫院附近那家小兒科,每次我感冒都去那裡看,看完病醫生都會比照其他小朋友給我甜甜的維他命C糖吃,在病得昏頭轉向的時候聽到醫生說︰小萱萱你又感冒啦?我都忍不住想笑…感冒好像也好了一點!

人家說醫者父母心,是說醫生要以照顧父母的心情服侍病人,我倒是覺得醫生像是我的父母,不管我多大了仍把我當小孩照顧安慰,真的覺得很感謝這些醫護人員,醫生、諮商師、論文指導老師,真是我在Iowa的三大良師益友。突然很想學胡適在我的母親裡說的話:如果我學得了一絲一毫的好脾氣,如果我學得了一點點待人接物的和氣,如果我能寬恕人,體諒人,──我都得感謝我的醫生和老師。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