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北京之前,政治系的一位台灣老師叫我幫他買一些書,我看了看書單,都是一些中共將領的名字,除了毛澤東之外,只有一兩個名字我好像有聽過,但是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職務。去了一趟北京,又隨便翻了翻我幫老師買的書,我突然覺得我好像終於比較明白了中國政府或是中國人。

我一個台灣朋友用台語說過:台灣人就是愛錢、怕死、要面子。我覺得如果這句話某種程度的形容了台灣人特徵,那中國人大概就是只愛面子。

中國連廁所都有分星等。在所有外國人會出入的地方,廁所都是不錯的,最棒的是故宮,隨時都有人打掃,所有設施一應俱全。但是像銀山塔林,雖然號稱是國家級風景名勝,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一,是明清時代燕平八景之一,但是和故宮的狀況就不同。這裡和故宮是我最想去的地方,因為我知道這裡有遼金時期的塔林,在整個北京已經被中共大翻修重建一番之後,我真的很期待可以看到一些真正的古蹟。

按照門票上的介紹,銀山塔林自唐代開始就建有寺廟,金代的大延聖寺,是京北名寺。塔林現存僧舍利塔十八座, 自然景觀優美雄奇,被旅遊局評為AAAA級旅遊區之一。很意外的,也許是地點偏遠或是知名度不夠高,我轉了兩趟公車,又走了一段產業道路,到了大門口,發現沒有什麼人,遊客都是當地人,看起來就是來登山的。過了收票處,馬上就是明信片上都可以看到的五座密槍式磚塔,搭乘遊覽車的觀光客可能拍完照就上車回家,但是我千辛萬苦到達這裡,自然是不願意錯過任何景物。然而,我完全沒有發現其他舍利塔,不知道是都壞光了還是被搬走,總之就是我事實上只看到位於山腳的五座磚塔。

因為當地人告訴我爬上山頂可以看到長城和明十三陵,國中之後就沒爬過山的我拿出金牛座的偏執硬是爬上山頂,在攻頂的路上,我去了這裡的廁所。

我這輩子沒有看過這樣的地方,那一個小房間裡有兩座蹲式馬桶,我不能理解為什麼中間沒有隔間,難道這兩個人要一起上廁所?但是最可怕的是這兩個馬桶看起來像是各有至少二十個人上過而且都沒有沖水,事實上,那個廁所裡確實沒有水。我只在門口看了一眼就嚇著,站在門外猶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進去?真的是很可怕的地方,我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廁所,可能直接在地上挖一個糞坑我都會覺得比較好,至少通風良好,我可以不用看見洞裡的東西。

在登山的路上沿路都有水,在一個休息點還有瀑布。跟我一起爬山的北京太太一路讚嘆:這是山泉啊!早知道剛剛就不用買水…我看著那些沿著步道的山泉,新建水泥道的痕跡非常明顯,根據我對中共的了解,我知道我晚了一步,這裡已經被他們「修復」過了。那個瀑布看起來也像是人造的,一切都是這麼新,我知道,這絕對不可能是這裡原本的樣子。果然,在瀑布前休息的時候,一個老人家說:你們運氣真好,這個水道和瀑布只有週末假日才有水!我心想:幸好我沒有去摸那個「山泉」。以中共的個性,建了水道和瀑布,然後拿工業廢水來偽裝這裡是有山有水,我都不會覺得意外。其實我還是太天真了,我在北京都是買礦泉水,價格只要是一兩塊人民幣就可以接受,高過兩塊就要殺價,他們在五一假期的時候可以在長城上賣一罐二十五塊的水。我通常會準備兩罐水,所以不會在山上或是景區被迫買四五塊的水。我一直以為我很聰明,直到我在頤和園遇到一個北京老先生,他告訴我要去連鎖超市買水,他說:誰知道他們裡面裝的水是哪來的?看著這個老北京,我覺得自己像櫻桃小丸子卡通一樣臉上出現三條線…

北京有太多令人覺得怪異的事情,像是換個人民幣在機場方便迅速但是竟然要五十塊的手續費,而且詭異的是收據上寫的美金兌換人民幣金額,並沒有扣掉那五十塊的手續費,是另外一張手續費的收據上直接寫上五十塊。要是只看換錢的那張,會以為沒有手續費。後來我又去當地的銀行換人民幣,銀行就沒有收手續費,但是,雖然銀行還沒開門我就等在外面,拿到了第三號,換個人民幣還是讓我在銀行等了一小時,我真的不知道他們為什麼可以搞這麼久。

北京四處都有一些標語和教育資訊,公車上有良好的優質節目和新聞報導,像是北海公園之類的地方,走道邊都會有關於健康或是文明生活等資訊教育,如果在郵局或是公共場所有什麼禁止事項,中共政府還會加上「溫馨提醒」之類莫名其妙的形容詞。其實我在下飛機時就已經覺得很奇怪,當時廣播正說著我們要經過國家疾病免疫局的檢查,最後空姐說:祝您旅途愉快早日與家人團聚!「連早日與家人團聚」這種話都出來了,怪不得中共領導說起台灣同胞血肉至親這種話都一點不覺肉麻。這種感覺讓我想起什麼科幻小說,就是大部分的人都已經被控制,我生活在他們中間,假裝我也是跟他們一樣,對這些用語和狀況都不感到奇怪。

其實我覺得中共政府很想把事情做好,就像北京的大學都有清真食堂,有雕像就會是工農兵和少數民族,努力進行城市更新和交通建設…可是為什麼新疆和西藏還是要暴動,我去旅遊還是非常慶幸我不是生在中國?

我覺得問題可能是出在中共沒有文化也不在乎文化。就像十剎海有張三丰的塑像,很多外國觀光客在那照相,問題是:誰會相信張三丰在北京開武館?十剎海的名字來自那邊曾有十座名寺,在他們悉數隨歲月損壞殆盡和被中共拆掉後,現在據說要全數重建。當我在胡同裡看到工人就直接刷上和牆面完全不同的燦白油漆,在恭親王府看到腳下的石板地是這麼簇新和粗製,在頤和園看到樑柱上新添和舊有的畫作在做工和色彩上是這麼天差地遠的可以被清楚辨識…我只覺得:我不想再來北京了!每看他們一眼我都覺得我的心在淌血…我知道中共認為他們建設了新中國,他們非常積極認真的在發展和建設中國,觀光也是一個重點項目,他們也在修復和重建古蹟,但是他們的態度和方式讓我覺得我好像是去一個影城。我在明十三陵的神道非常快樂,因為那裡都是石雕,雖然常有人就坐在上面拍照,但是我知道這是真正明代的石雕,面對面的每組石雕看似相同,其實表情都不同。 絕妙的藝術品帶給人的美感和精神上的滿足難以言喻 ,短短的一條路,我在那裡待了很久,這些石雕的力量穿越時光,不管是當初被發現時佇立在荒煙蔓草,或是如今的扶柳綠蔭,他們的模樣都是這麼生動又虔敬。

中國當然是不一樣了,我在鳥巢和水立方散步的時候,甚至覺得這真是一個安居樂業的社會,我知道要維持一個國家的安定和發展不容易,做好硬體建設的本身就是一件難事,光是像蓋條捷運這樣的事情就可以出很多問題。所以北京人說起:要發展嘛…要安定啊…是這樣天經地義理所當然。我和北京語言大學的一位教授談起簡體字和繁體字,我問他:你們不覺得可惜嗎?他說:就像文言文一樣啊!現在也沒有人再用了!當我看著頤和園一處偏遠荒殿樑柱上幾乎剝落抹盡的一小橫幅,我突然明白了:就算他們不被中共破壞和修復得面目全非,他們也是會在時光裡煙消雲滅的,我偳想的北京只存在文學和歷史裡,是時候認識新中國了!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c
  • 有必要在網路上這樣嗎'
  • color1314
  • ^^d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