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日晚間在網路上閒逛時,熊熊在看馬英九和蔡英文辯論。因為他說他聽不懂他們兩個在講什麼,原本已經好久不看辯論賽的我,開始一邊講解論點,一邊進行辯論教學。看完這場辯論賽,我只能說馬英九和蔡英文的辯論功力真的很差,我忍不住跟熊熊講:不如把阿扁放出來辯好了,他一定會在監獄裡每天看資料,如果是他和趙少康出來辯論,應該會好看很多!

站在想要贏辯論的角度,正方可以說:我們只是說要簽,詳細內容我們會慢慢談,有利的先享受,不利的不退讓。反方可以說:我們只是說不要現在急著簽,要政府同時和其他各國談,並且事先公佈談判內容取得社會共識。要設計一個對方攻不破的架構不難,但是回答真正的爭點很難。看完這場辯論,我希望正方可以告訴我:完全的自由貿易是否就是台灣經濟的解藥?簽了ECFA是否可以保證中共就會讓我們跟其他國家簽FTA?政府是如何評估企業日後會回來台灣?失業的勞工是不是真的可以用政府補助和轉業來解決?感覺上沒有一個答案是Yes。對於反方,我想要知道的是:如果我們不和中國簽ECFA,台灣如何面對享有租稅優惠的其他國家的競爭?如果中共就是一直反對,我們要怎麼和其他國家簽FTA?簡單說,台灣經濟真的有可能不依靠中國而持續成長,甚至是存活下去嗎?說實在的,不管是馬英九還是蔡英文,都要面對同樣的問題,那就是:台灣可以不依靠中國發展經濟嗎?台灣的勞工可能永遠不失業嗎?還是藍綠都有個不能說的祕密,那就是「台灣產業沒有核心競爭力,勞工早晚會失業」!也許藍綠心裡都隱隱明白:台灣經濟依靠大陸也只是肥了企業,台灣勞工還是拿著低薪或是被大陸勞工取代,政權最終也是等著被大陸和平或是武力統一。不過看了各家媒體和各路專家的評論,我覺得南方朔講得還是比較中肯持平,和大家分享一下。



中國時報  2010.04.27
南方朔觀點-辯論當成上課,蔡教授輸得不冤枉

南方朔
     雖然人人都會說「真理愈辯愈明」,但大家其實都知道真理不可能在辯論中產生。辯論要靠技巧和當時各種主要勢力所造成的氣氛,這兩者能夠結合,辯論就會贏。但辯論贏了就代表真理嗎?卻也未必。它只是某種政治正確勝了,而該種政治正確卻的確有翻盤的一天。過去十餘年來台灣各種政治正確的問題翻來覆去,就是最好的證明。

     因此,「雙英辯」蔡英文算是輸了。馬英九的確是在辯論,他有核心論旨,有一直咬住對手的攻擊策略,最主要的是有大環境在支撐。美國支持ECFA,大陸承諾ECFA,龐大的台灣商人集團支持ECFA。當辯論技巧和主要勢力創造的大環境結合,不贏也難。而相對的則是蔡英文不是在辯論,她是在給馬英九上課。我不否認她的這堂課上得很精彩,但既是上課,遂主題分散,該重點發揮的全都一閃而過,既是上課,她也沒有固定而具殺傷力的口號語言。兩人各說各話的結果,最後大家記得馬英九所說的話,卻說不清蔡在講什麼。「蔡教授」最後輸了,她只能怪自己,把辯論的演講台,錯誤當成上課的講台。

     「雙英辯」有贏有輸,贏的我們只能說是贏了現在,贏了此刻的政治正確;但是不是贏了真理或未來,則仍是個開放的問題。也正因此,當大家都關注兩人說了什麼的時候,我更關心的是兩人在辯論中閃避了什麼或欲言又止了什麼。近代語言學和溝通理論都強調人說的很重要,但沒有說的同樣重要或有時候更重要。「不語」(silence)有的是自己不願說,不敢說,或沒想到要說;有的是被整個建構出來的秩序壓迫到不能說。而在「雙英辯」裡,就有太多這種「不語」。

     以馬英九而言,他合理化ECFA的理由裡,有太多繫於北京的「善意」和「讓利」,這是不爭的事實,去扯什麼不是「讓利」而是「互利」,其實是很無聊的。馬自己到了最後也終於說了將來台灣和別國簽FTA時,「大陸不要阻撓」。在這個最根本的問題上,馬英九迴避了大陸憑什麼要對你善意的問題。蔡英文要馬英九對「胡六點」表示意見,馬佯裝未聞。他在兩岸最根本的問題上「不語」,這才值得大家關心。

     以蔡英文而言,她上的這一課,的確說了許多很好的概念。例如WTO的確對區域經濟合作凌駕全球化表示過不滿,亞洲的印尼與泰國等確實有人主張「東協加一」應推遲。這些訊息當成課堂的材料當然很好,拿來辯論公共政策卻顯然離題太遠。蔡英文提到「台灣走向世界,再和世界走向中國」,在概念上這實在好極了;她也提到要在WTO架構下循各種機制用「堆積木」的方式展開突破,這也是很好的想法。問題在於她提到這些想法時,對這些想法如何落實卻都「不語」。我們都知道,目前中國和平崛起,它在經貿架構的發言權日增,台灣對這個問題已不可能「不語」,而民進黨要如何面對這個問題?對這個問題「不語」,不代表問題就會消失。「雙英辯」只要碰到這個問題全都停止「不語」,看樣子兩黨終究有一天必須來次更大的台灣前途辯論!

     雙英辯,「蔡教授」確實抓出了好多個攸關台灣至鉅的問題,諸如「走向中國會被鎖在中國」,「ECFA對台灣產業結構及財富重分配的衝擊大過台灣加入WTO」,可惜的是「蔡教授」只是在上課,她提到的每一點都一閃即過,絲毫未做經濟學上的申論。特別是在財富重分配這一點,它原本會有很大殺傷力,但因一閃即過,馬英九遂也用「辦好社會福利及用租稅手段來解決」低空閃過。原本可能成為火花的,別說火花了,連個火星都成不了。

     因此,能夠「雙英辯」總比沒有好;但「雙英辯」辯出了什麼?其實很少。台灣長期以來從不參與秩序的建造,因而早已形成「不語」基本問題的習慣。一碰到基本問題能閃即閃,或者就幾句不著邊際的空言虛語帶過。最後又回到藍綠糾纏老路。「雙英辯」對許多問題「不語」,我們錯過的可能比辯論的輸贏更多!(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ck
  • 好久沒來這了,這兩天在Youtube上看雙英辯論,想說你這應該有些不錯
    的additional comments才是,果然沒錯!

    自己認為,反方把這次辯論當作與對方討論溝通的機會來處理是最大的敗
    筆,而正方在實質內容上的空洞應該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