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叫蔡英文說明性向, 立刻引起各方一陣追打,許多批評者立即搬出「不可逼人出櫃」的帽子,彷彿暗示蔡英文真的是同性戀,也再次證實社會「不認同」同性戀是「正常」的想法。如果同性戀沒錯,為什麼出櫃會有壓力?我們會大聲疾呼「不可以逼人承認是異性戀」嗎?批評施明德的人和歧視同性戀的人一樣,並不認為同性戀和異性戀是一樣的,也沒有堅強的意志去要求社會保護和支持願意出櫃的候選人。

如果總統候選人的婚姻狀況不是隱私,總統候選人的興趣愛好不是隱私,為什麼總統候選人的性向是隱私?要求總統候選人說明家庭和財務狀態如果不是侵犯隱私,為什麼要求公佈性向是侵犯隱私?試想,「如果」馬英九是同性戀,他立即有個「不誠實」的缺點,因為他以異性戀姿態從政,騙取婦女選民的喜愛和支持。他騙了選民也欺騙了他的妻子,傷害家庭價值的男性候選人通常也會流失部份婦女選票。「如果」馬英九是同性戀,他和同性親密夥伴的關係也將和異性關係同等受到檢視,選民才能監督他和其他男性特殊的「裙帶關係」。他是否有勇氣出櫃,一定程度也反應了他是否是個勇於面對和承擔的人,候選人的「誠信」、「勇敢」、和「人際網絡」不都是影響選民抉擇的因素嗎?

施明德的錯,是錯在他「只」叫蔡英文說明性向,卻沒有要求其他候選人公佈性向,難道未婚的男女就要被懷疑是同性戀?施明德錯在「歧視」,不是歧視「同性戀」,是歧視「未婚者」和「女性」,因為他就沒有公開要求男性已婚候選人公佈性傾向。

蔡英文從未刻意以女性特質吸引選民,不要說露胸露腿,選民連她露個手臂的印象都沒有。規矩的短髮和長褲套裝,塑造的是政治人物應有的理性專業形象,會聯想到「女同志」的人應自我檢討是否具有性別平等意識。當施明德要求她公佈性傾向的時候,忙著大喊「她不需要講」的人,不但讓她有種「默認」的尷尬,其他候選人也一起「不用講」了。

當蔡英文的發言人徐佳青怒斥施明德:「不尊重多元價值」、「侵害隱私」、「威權壓迫」,其實更加深社會對同性戀的臆測和偽善。「這不是個議題不需要討論」的說法更是所言差矣!因為這是個有關人格是否誠實和負責任的議題,也關係到選民對當選人未來施政的監督 。施明德說要「忠於身體」「忠於性向」,我們應請候選人 「忠於自己」「忠於選民」 ,「性向」就像「婚姻狀態」一樣值得了解,請所有候選人都公開說明。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