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蔻要求陳文茜退出媒體鬧得沸沸揚揚烽火連天,在政媒不兩棲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之際,大家是否應想想事情的本質。這樣的道德高標在台灣現今的環境是否有其必要性,必須從政媒兩棲所造成的弊端來評估。我們反對政媒兩棲,不是因為這個人有兩個工作名利雙收,是因為媒體的職責是監督政治人物,陳文茜身兼媒體和政治兩職,身為政治人物卻又是媒體人,恐有迴避媒體監督的優遇。問題是台灣現在有這麼多頻道,也有各種政治或媒體勢力在監督陳文茜,不僅有周玉蔻的割席直諫,日前中國時報更以蘇東坡和佛印的小故事批評其對蔡英文的評價,更不要說民進黨諸公見縫差針恨之欲其死的監督力道。陳文茜在眾多頻道中佔據一個發言位置,對事實的陳述言責自負,對時政的評述可受公評,對自身的監督無可迴避,要求陳文茜退出媒體的重要性在哪裡?

周玉蔻高舉道德大旗要求政媒不兩棲,自己的廣播節目開播卻赫然可見陸委會主委蔡英文的祝賀花籃,政治人物不正是媒體人監督的對象嗎?所謂的政媒不兩棲不應該是形式主義的要求兩個身分取其一,從防弊的角度來看,政媒不兩棲要求的是媒體和政治勢力的劃清界限,如果沒有入黨,不具政治人物的身分是合理的要求,和政治人物沒有交情,沒有參與政治活動,沒有政治立場該不該也是合理的要求?同時被周玉蔻點名的李鴻禧和謝志偉,參與政治的深入程度和陳文茜不因身分的差異而有所不同,周玉蔻有自己和政治人物的人脈和人情,和陳文茜在身為媒體人的乾淨程度上又有多少差異?如果要求陳文茜退出媒體,是不是也應該要求有政治立場,和政治人物交往的媒體人退出媒體?在這樣的要求下還有多少名嘴可以倖存?既然不可能沒有媒體人,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稀釋個別媒體人的影響力,讓多個頻道自由競爭,喚醒人民的批判力,加強媒體的自律和自清,討論政媒不兩棲的意義和制度設計遠比逼走一個陳文茜重要,尤其當卸下主持人一職的陳文茜可以不時回鍋當來賓,周玉蔻可以以陳文茜找他為連宋助選一事,推導出整個飛碟受政治勢力的控制並幫派化的結論,口號比證據多,情緒比論證強,所謂的乾淨的媒體空間,究竟是媒體人有話可以直說的無障礙空間,還是媒體人該給閱聽人一個關心公共利益,沒有政治勢力和個人私利的訊息管道?如果希望這個事件在落幕後除了為兩電台的節目和主持人打廣告,對於讓閱聽人呼吸更新鮮的空氣能有點助益,還望大家除了注意形式上的政媒不兩棲,對於實質上的政媒兩棲也能有同樣關注,讓閱聽人有更乾淨的媒體空間。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