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子報時不經意的點開一個視窗,那是吳淡如和吳若權聯合書展的廣告,賞心悅目的作者美照和溫柔堅定的樂觀書名,讓人忍不住想︰若是擁有這本書,是否可以擁有和作者一般的幸福?要快樂要幸福,要堅強要上進的勵志內容,搭配如何談感情過生活的意見分享,溫言軟語中為讀者排憂解惑,作者也繼續累積自己幸福人生所需的積蓄。沒有人有興趣深究作者的幸福是來自經濟和社會階層的優裕?還是作者的人生智慧著實令人仰慕?不過值此亂世,如何安身立命確實是首要課題。孔老夫子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能在台灣堅持快樂享受幸福,需要的是處事哲學還是制度化的各項保障?也許有人會說: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人微言輕還是修身養性比較實在。果其然,此類暢銷作家取財有道且功在社稷,不知拯救多少人於水火之中,贈印佛書的功德都及不上,然而回身真實世界,連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都難得的台灣人,幸福該建築在什麼樣的基礎?

以國家的高度看台灣,二○○八年的北京奧運與二○一○年的上海世博,再加上逐漸成熟之東協加三東亞自由貿易區的形成,不被中國大陸發展架構納入的台灣,總統府忙著和訪談缺乏共識的華盛頓郵報周旋,兼鬥國親的驗票等包裹訴求,林全說要加稅,政府還要買美國的大型雷達,可以想見百姓除了擁抱幸福藍圖,口袋裡的鈔票只會更少,多少人可以有足夠錢像兩位作家一樣去旅行呢?沒有錢,幸福的感覺需要更多想像力。從家庭的角度看台灣,人本基金會提出各種體罰的樣態,教育部立即表示立法禁止體罰不可行。台灣教育的問題深沈難解,但是缺乏對人的尊重絕對是核心之一,當眾人熱衷於討論雙語教學的年紀,本土史地教材比例,和升學管道建置的時候,多少孩子在傷害中成長的後座力有多少人關心?新聞裡有個老榮民說要捐畢生積蓄來證明自己愛台灣,酣直的令人不忍,大家有錢好好規劃自己的人生吧,當病痛纏身橫禍來襲,政府會不會和寄稅單一樣有效率?國家的制度是壓迫還是保障人民多一些?當人沒有錢的時候會更有感觸和體悟。

風行草偃見微知著,當這個社會從上而下的言語行為以粗暴為直率,以目的合理化手段,生活在沒有尊重和信任的環境,買書聽演講的向專家學習了如何談情和處事,就能像書名所說:早知道早幸福嗎?這樣的幸福需要更高的領悟力。從個人的私心忖度而言,手上的錢流失中,身邊景物衰頹中,心上的壓力大至憂國憂民,小至自身的汲汲營營都正增加中,除了看破紅塵事不經心,幸福該往何處尋?於是販售幸福的產業蓬勃興起,媒體裡的美衣華服,書本裡的字字珠璣,政客口中的政策保證,為在苦海裡浮沈的眾生提供倚靠和憑依,可是掏出了錢包和選票,除了明星名嘴,暢銷作家,得意政客,誰的美夢可以成真?升斗小民照照鏡子,埋頭工作和苦讀,看看幾年後如果有才有貌似雙吳,可否更接近幸福?如果不行,不如快快醒悟,打破靠政客和名嘴救贖的迷思,運用手中的選舉罷免和公投權利,平時施力選時施壓,畢竟年底立委選舉一過,又是奴欺主公僕變國家之主。至於幸福,當政客權力更穩固,除了他們個人的幸福,不知道我們期望的幸福可不可以更清楚。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