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二十九號的夜裡,一直睡不著。一夜輾轉其實睡得很不好,聽見轟隆的雨聲,模模糊糊的想著,寒冷的Iowa在冬天其實不會下這樣的大雨,但是頭痛的我只想再迅速入睡。直到雨聲大到我完全不能睡,只好無奈的起身去廁所。一腳踏地是浸入肌骨的冷,睡得迷糊的我只覺得這天氣是怎麼了,屋子凍的像冰窖。直到一股冷水自我頭頂澆了下來…一瞬間清醒後發現我家有兩道水流自天花板傾瀉而下,嘩啦啦的水聲在黑夜裡發出的巨響像是面對著山間瀑布,而我正踩在深至腳踝的水潭裡。整個房子,都是水。

我其實很快就決定打電話給學校的Public Safety,雖然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正確的負責單位,但是清晨六點也只有他們有人會接電話吧!做完這件聰明的事之後我的腦袋就開始笨了,做了一連串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很危險的蠢事。

那兩道瀑布是從廚房和走道的兩盞燈噴出,我不明白為什麼,這不像是天花板漏水或是水管破裂會噴水的地點,我無意識的摸了摸那兩盞燈,當然我是不會因為摸了他們而頓悟出什麼道理,但是縮回手的同時我倒是有想到這樣不知道會不會觸電。

接電話的女聲說她會派人來看看可以做些什麼,在等待救援的時候,我坐在客廳覺得有點冷,想要轉開放在地上的小暖爐,先看看有沒有插好電,摸到插頭的時候發現有點麻麻的,才想到可能會觸電,因為東西都泡在水裡。既然有插電,那還是冷的話就要把暖爐轉開,手碰到開關,又是微微的痲痹感。這下我終於清醒了,在這樣滿屋都是水的情況下還是不要開電器才對。

經過兩個可能觸電身亡的情況之後,我坐在客廳踢著水,有點想哭,覺得為什麼要遇上這種事?但是同時我也有點想笑,因為竟然會遇上這種事!場面實在是有點荒謬的超現實。

在我心情還平穩的時間內,學校該來的人都來了。之前和我有舊怨的那個負責人也來了(請參照前文我和學校的房屋糾紛),她好像病了,一直咳嗽。我坐在椅子上看著他們討論,突然覺得人家說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是真有道理,我和她相見的機會還真多,很不幸的還都是需要她的幫忙。雖然說我可以每次都去申報她的疏失和態度不良,但是我又哪來那樣的時間精力次次爭一個公道呢?她大約也了解我是個麻煩人物,看得出來她這次有盡力處理,可是人可能還是有她的本性吧!她問我,你有rental insurance嗎?我說沒有。(誰會去保那種東西呢?)也沒有人要我保啊!她扭扭臉聳聳肩說:那你的損失就沒有辦法獲得賠償。我們是有建議學生保rental insurance的,在我們給你們的資料裡有。說實在的,因為我剛整理過家裡,沒有什麼東西在地上,所以沒有什麼財物損失。因為之前的房屋糾紛,這次簽約時我仔細的看過合約和他們給的資料,根本沒看到保險的事。我並沒有和她多說什麼,只是想著:人被討厭真是不是沒有原因。她病著一大早六點多趕來處理,後來她打電話跟我說明情況的時候,我還聽到她身後小孩的哭鬧聲。她的付出都因為說了這樣的話被忽略。她可以問我你有什麼損失嗎?要有rental insurance才可以獲得賠償,可是學校並沒有收取這部份的費用,學生要自行加保,你這樣可以嗎?我們可以幫什麼忙?她事實上給了我另一間房子讓我可以在我家施工和清掃時有個地方待著,學校也有一個清潔工阿姨幫我把家裡弄乾,做了這麼多,善意卻被一點不中聽的話全抹煞,不是很可惜嗎?

其實我的傢具都是前室友給的,或是垃圾桶邊撿回來的,所以丟掉也無所謂,清點起來只需要買個新的電腦充電器和地毯,包包衣服鞋子和書都沒事,遇上這種倒楣事可以全身而退或少輸為贏已經是萬幸,對我來說,這次的災變還讓我好好看清楚自己和身邊的世界。

都要三十歲了,實在是不應該這麼糊塗和任性。不要說聽到水聲從沒想要下床察看和曝露在觸電的危險,六點多我打電話給Amy,講完發生了什麼事之後我跟她說:那我今天就不跟你去學校唸書了!她用昏睡的聲音說: 你是要跟我說你十一點半不跟我去學校嗎?我以為你是要來我家再睡一下用用水什麼的!我才很不好意思的想起來,一大早把人家吵起來只為了說我家淹水,還有相機竟然沒電不能拍下照片這種事,真的是很任性。而且,我還真的應該去她家梳洗一下再睡一下,因為我突然覺得好餓也好想睡…

晚上我跟Peggy抱怨我家是乾了可是有味道的時候,她堅持我應該把溼了的地毯丟掉,那個地毯當初也是她給我的,她說那個已經髒了又泡水,放在家裡很不好。她可以來幫我把它丟掉,可是泡了水的地毯很重,我懷疑我們可以把它搬出去,其實我還想著可能過個幾天乾了就好了吧!

隔天早上Randy打電話來說他在學校附近要不要他來幫忙搬地毯,在他的幫忙下我把地毯丟了。才發現地毯好髒,拖走了下面還都是水,真的是該丟的,真是不知道我的生活智商為什麼這麼差!

在浸水的屋子裡好冷,把浸溼的衣服抱去洗的時候,雖然穿的很多還是好冷,突然對報紙上的水災、風災、和雪災有了更多的感覺。失去家挨餓受凍,沒有錢沒有朋友,除了為什麼我要遭遇這種事的怨懟沮喪,還有實際要面對的生存問題。我其實只是心裡上覺得自己一個人在美國,家裡需要清掃一下。我有錢可以處理損失,有朋友關心協助,那種孤單受凍的感覺於我只是一瞬間,對很多人來說卻是一輩子。

希望我再也不要因為失去,看見原來我擁有的是這麼多。希望再也不要因為遭遇苦難,才能稍稍同理旁人的苦難。我也想成為一個可以讓沒有家的人有家的溫暖的朋友,可以對人家說:我來幫你吧!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