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幾米嗎?在朋友家看了她的幾米畫本和一本自傳式的書:故事的開始。幾米創作十年特別企劃,講的是幾米這個人和他的創作的故事。

幾米好像很紅,他的畫總是色彩繽紛,可是很奇怪的是有妻有女事業成功的他,搭配畫作的文字有一個共同的主題—寂寞。

「向左走向右走」講的是一對只有一牆之隔卻一直遇不到彼此的男女。「遺失了一隻貓」那個找貓的女子期待熟悉的腳步聲帶回她走失的貓。「月亮不見了」講的雖然是一個孤單的小孩,但是寂寞的感覺每個人都很熟悉。

為什麼畫的是這麼美麗絢爛充滿幻想和童趣的異想世界,卻又要蒙上如煙似霧如影隨形的寂寞?

幾米說他喜歡這種又寂寞又美好的感覺,他說:我寫寂寞中遇見美好,美好中回味寂寞。「我在寂寞的世界不停的趕路,不斷地告訴自己,就快到了,就快到了。」他這樣描述著他的寂寞。對於美好的感覺,他說:幸福的步道,總是那麼短,我們可不可以賴著不走。可是會不會,寂寞和美好就像禍福相倚,在幸福的步道上要是不往前走,寂寞就要來了,而最美好的時刻住在寂寞裡。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說又寂寞又美好,我突然想起了Iowa。

在Iowa的這些年,我身邊的人都聽過我絮絮叨叨咬牙切齒的宣誓:我一定要離開這個鬼地方!又冷,又無聊,而且,好寂寞…

在這裡,我養成了掛在MSN上的習慣,不論我在做什麼,總是開著MSN,其實也只是一種虛幻的有人陪伴著的感覺。

有一天晚上當我離開朋友家,碰巧看到一隻躲在車底的小黃貓,我喵喵,喵喵的叫他,決定只要他願意出來,我要不顧一切的養他!不管這樣違反了住宿規定可能會被趕出去,不論我日後要去哪裡工作,只要他願意接受喵喵這個名字跟我回家。可是他沒有出來。朋友說:你有沒有拿食物引誘他?我說:我不要!我要我命中注定的貓咪!

他沒有跟我走,我應該是很慶幸的,因為我的條件根本不適合養貓,我家現在地上還堆滿衣服、書、資料和paper,弄隻貓回家是一連串麻煩的開始…可是我那天很傷心…差不多…像是在又溼又冷的夜裡告白被拒。朋友說:你太寂寞了!

在Iowa的日子也許是我人生最寂寞的時候吧!可是,其實很多的美好卻也發生在這裡,美好的像是一場夢,就像是,幾米的繪本。

一個美國朋友曾經住在一個旁邊有條小河和一棵大樹的地方,像是聖誕樹那種好大的柏樹。一個寒冷的冬夜我們離開他家的時候,我看到滿天的星星,我指著那棵樹興奮的對他說:看!這像不像梵谷的那幅畫?他抬頭看了看說:梵谷的星夜!我看著他開心的笑了,我想,當時我和他的眼睛大概也像天上的星星一樣亮吧!

我記得在一個聚會裡,一個馬來西亞的男生說,他很喜歡一首中文歌,但是他只知道旋律不懂歌詞,他一直想知道那首歌的名字。他哼了一個小節,我和身旁的大陸女生相視一笑:我們都知道這首歌,「月亮代表我的心」。在這個離家幾萬里的異鄉,兩個來自台灣和中國蘇州的女生,唱起了這首歌,主修鋼琴的印尼男生跟著歌聲為我們伴奏,邀請我們的美國家庭說:這首歌好美麗!我也覺得那是個美麗的夜晚,很平靜,很溫暖,有種家的感覺。

我的家,在Iowa吧?這是唯一一個我自己佈置擁有的地方,小小的房間裡有我一切所需,心情不好的時候就窩上床裹著被抱上枕頭躺到痊癒。在外旅行的時候想回家,我其實是想起我在Iowa那個小小的one bedroom apartment。

在Iowa,有時候我覺得我住在童話故事裡。某天回家的路上,當我穿越林中的小橋,看到整個被雪覆蓋的森林,突然覺得這好像電影納尼亞裡的森林喔!下雪的時候整個世界都無聲,看著樹枝上的晶亮雪花像個璀璨的六角星鑽,我都看傻了。幾米說:世界時時刻刻都在變幻,我們必須找尋一個緩慢悠靜的時空。原來這個緩慢悠靜的時空在Iowa。

夏天我喜歡在八點左右出去散步,到九點天黑前這正是最舒適又不會曬黑的好時辰。就在我住的地方旁邊,有樹林有草坪,吹著涼涼的風,看著一片綠意和廣大的天空,這是在台灣開車好幾個小時也不一定找的到的大自然。我從來不知道一個人散步的感覺是這麼好,可以安靜的感受,呼吸,不用配合別人的步伐,不用說話。某一個傍晚,我坐在草坪上的鞦韆晃啊晃,看著天際變換流雲聚散,自己哼起了歌: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炊煙裊裊升起,隔江千萬里…突然覺得自己很幸福。不會來的人,千里以外的家鄉都沒有了重量,只有一種草的清香和完全的輕省自在。我知道,很多年後的某一天,我一定會深深的想念Iowa,這個遺失的美好。

在來美國之前,我從沒有一個人看過電影,也不喜歡一個人吃飯,但是我記得在只有三個人的電影院裡自己看The Hours的感動,也發現其實一個人吃飯也有一個人吃飯的趣味。又寂寞又美好,大概就是像歌手陳綺真寫給幾米的話:幾米,我非常非常的寂寞,也非常非常的快樂,勇敢長大的傷口,突然不再疼痛。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