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離職的記者實在不宜談論記者生活,免得被查出服務報社,冠上「沒工作倫理」和「洩漏公司機密」的罪名。但我常要看各家報紙和ptt等網站找新聞線索,覺得有些事情真是不吐不快,很想問問批評記者水準低的鄉民和民眾,你們知道記者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嗎?你們知道這些「沒水準」和「很無聊」的新聞是如何產生的嗎?

 

記者和時間競賽, 偏偏工作進行時有太多浪費時間的事情發生。例如,準時趕到記者會,但主辦單位要等還沒到的其他媒體或某重要人士。採訪對象只要回答幾個關鍵問題我就可以離開,但受訪者淨講些不能寫的內容(沒價值或會被告),不然就打官腔和賣廣告。記者建立人脈雖有必要,但今日社交的投資報酬率未可知,已肯定影響本日採訪和寫稿時間。很多人覺得記者來去匆匆或態度不好,但是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拍到照片,收集到足夠資料寫稿,還要趕去下個現場,或去處理其他新聞。

 

時間寶貴,但你還不能自行決定要如何利用。主管會在你正忙的時候叫你去處理其他事。最常發生的情況是有人被偷被搶被殺,就會叫你去問警局和驗屍官,看被害人或歹徒是不是華裔,問到越多細節越好。當然這些單位都會說案件調查中不能公佈被害人或嫌犯資料,但是你還是要花時間問。主管也會叫你去現場拍,即使只拍到一條封鎖線或是空街也好。鄉民講到記者時用「妓者」來嘲諷,我們確實是要以滿足主管的需要為第一要旨,他們要什麼我們就要提供什麼。我當然知道「社會責任」和「新聞專業」是什麼,但我也知道誰付我薪水,誰會讓我難看。

 

花時間寫屍體和肉體這些事情當然影響到記者好好寫些「有深度」和有「有意義」新聞的時間。以社會案件來說,警方調查到一個段落會主動公佈結果,但主管就想要知道的更早更多。我當剛記者時不懂為什麼主管要這麼在乎這些社會新聞,但後來看本報新聞點閱率就明白,任何社會案件都是點閱率保證。大家罵記者寫無聊新聞,其實記者是聽從主管的指示,主管是跟隨新聞點閱率。問「技者」為什麼要寫這種新聞?我還想問民眾為什麼要看這種新聞呢!

 

記者要把每則新聞都處理好也行,但需要「自我奉獻」精神。有天我已寫好一篇一千餘字的教育專題,問完一個綁票案和一個市府新決議的相關內容,當時距離我下班時間只剩半小時。綁架新聞我差不多要寫完了,但另一則新聞完全還沒動筆。此時,主管發現一個很值得追的議題,外電已有相關消息,叫我去追,再寫一則。主管當然都會說「那就報加班」,但工作一天後誰有這種工作熱忱?

 

主管交代任務只會說,你去追這個消息,或你去做這個專題。記者在時間壓力下要找電話,打電話,查資料,甚至去現場。「忙中有錯」和「查證不周」聽起來像是不專業的藉口,但有多少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好?

 

記者在採訪過程中也常被人騙,浪費許多時間!這兩天有教育展,兩天共有12場演講,如何申請大學入學和助學金是家長都都很關心的議題。有位講者說,洛杉磯加大(UCLA)大學新生入學後只有一半能畢業,時間限制下我只能去該校網站隨便看看,發現都有八九成畢業率,我已經沒有時間再查證是否是五成學生沒辦法「四年」畢業,或是是哪些科系和年份有可能是她所說的低畢業率,只能直接不寫。有講者說可以合法方式調整淨資產和所得,年薪20萬美元的家庭子女也可申請大學助學金。他說得容易,我還要找會計師,金融規劃師,學校助學金審核處等各方人士查證。

 

記者參加研討會和演講採訪的已是專業人士,他們提供的訊息我都必須花時間查證,其他的消息來源提供的內容就更別提了。

 

記者要處理大量訊息,又有很多人要找記者幫忙,其中的江湖險惡冷暖自知。我曾臨時被叫去一個場子,到的時候已遲到許久,頒獎餐會已近尾聲,到處亂烘烘。有位人士熱心拉著我一一介紹在場的人,並說某人是今天的唯一受獎人,叫我要好好報導。我趕快拍照採訪趕回報社,當時心裡真是感激。但我天生缺乏安全感,走的時候還是拜託一位賓客給我他的手冊,回報社一翻發現:X!我被騙了!有六個受獎人,我竟然都沒問到其它人,當時真的有想哭,覺得為什麼他們要這樣騙我?後來發現,是我呆,所有的人都要騙記者,最好你蠢到忙到把他們的話照抄。

 

最後,我要鄭重的告訴大家,不要再罵記者「標題和內文不一樣」。請讀我的唇:「標。題。是。編。輯。下。的」!我每天和讀者一樣要看報紙,也是那時才會看到我的文章被改成什麼樣子,被下了什麼標題。不同的是,覺得沒意義或是錯誤的新聞可能是掛著我的名字!

 

 

 

thinkdeep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